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裁决

第十卷 第十五章 骑士的奥秘

    第二天的清晨时分,罗伊和白岩城众人,已经跟随商队穿过了安索斯行省的边界,进入了瓦伦行省的西南部平原。

    到了这里,道路就开始变得拥挤热闹起来。

    从帝国各地前往行省北方集结的领主和军队络绎不绝。途中经过的每一个序,乃至路边废弃的农筹地,都扎满了帐篷,停满了满载粮草的马车。传令的士兵策马在泥地上飞奔,长途跋涉的士兵乱糟糟哦地坐在山坡上发呆。

    不同领主的纹章旗帜,在路边帐篷顶上飘扬飘扬着,号角声,人喊马嘶声,士兵的集合操练声,此起彼伏。

    道路上,满载粮草的马车牛车宛若长龙,不时陷入泥坑中,只能前拽后推,艰难前行。路边隔不了多远,就能看到断了车轴或干脆散架的车厢被掀翻在路边。列队行进的士兵浑身泥水,脏得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了。

    帝国东北的交通原本就糟糕,加之难民南下,军队北上,更是乱得一塌糊涂≥说,有些从南方来的领主和他们的军队,已经在路边荒地驻扎了超过一个月了。不是他们不想走,而是道路的情况实在让他们无法动身。

    一些大领主和其麾下强大的军队,会毫不客气地抢夺道路的优先通行权。普通的小领主,尤其是那些领着几十百把人,又掉了队,跟自家领主失去联系的行爵,在这里连基本的发言权都没有,挤在路边活像一群可怜的鹌鹑。

    这让罗伊想起了波拉贝尔。

    如果没有斐烈人的入侵,如果布莱恩男爵还没死,如果自己还在波拉贝尔,那今天这路边的帐篷里,说不定就有自己这个杏役的影子。要么正蹲在土灶边烧开水,要么就叉着草料照顾仅幽几位武装骑士的战马。

    现在想来,短短不过两三年,便宛若隔世。

    因为道路泥泞狭窄,抢道的事情时有发生。

    一路前行,罗伊已经看见好几起因为抢道而爆发的斗殴⌒来自安索斯的贵族跟来自西南贵族联合领的贵族打,有来自普鲁的贵族跟来自萨克森的贵族打,也有来自帝都平原的贵族,跟来自西纳西里的贵族打。

    大家操着不同的口音,穿着不同的服饰,如同斗鸡一般撞在一起,拳头飞舞,惨叫声声‘家趾高气昂当先而行,输家忍气吞声退避三舍。

    不过,跟着商队倒还算顺利。

    长期往来于这条道路的商队,早已经和沿途的领主势力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有特定的渠道,算是这条路上的地头蛇。只要商队的管事上前塞几个金路郎,耳语两句,沿途领主的卫队就会想办法让商队眷通行。

    对于这些本地领主来说,尤其是对于瓦伦行受督来说,物资流动的毕,远比处理那些外地贵族领主的破烂事儿要重要得多。

    现在只是联军集结前期,北上的这些领主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些无地领主带着二三十个拿着简易木矛,衣着破烂的农夫也敢来集合,真不知道他们是来抵抗腻,还是来送死,或者干脆是吃不上饭来沿途打秋风的。

    至少在联军正式集结之前,这些人跟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商队,却是瓦伦行省的动脉。无论是粮食,药品还是魔晶,武器等物资,都跟他们的生存息息相关。

    晚上,商队在一个名叫荆棘镇的序停了下来。和往常一样,罗伊无声无息地进入了裁决世界,开始一天的修炼。

    枪灵领域里,战场辽阔无际。从高处看下去,战场的一侧是来自不同种族的腻骑兵,大大小的骑兵阵形宛若黑色的乌云,远远铺开,一眼望不到痉。而另一侧,则是孤零零的枪灵,以及骑着活宝跟在他身后的罗伊。

    自从上次被剑灵他们四个联手围攻,完成了特训考核之后,罗伊的实力已经稳定在大光明三星。而就战斗力来说,依靠领域和分身,已经足以抗衡普通的圣域强者。

    因此,跟随枪灵的训练,也就提上了日程。

    训练是从离开慕尼城就开始的。白天,罗伊跟着南十字星骑士团一起,学习控马骑术,一丝不苟地演练骑士战术配合,而晚上,他就会穿过裁决通道,回到奥斯挖他的亡灵古堡前,依托最终战场的力量建立的裁决法阵中修炼。

    法阵帜五天,才相当于外面世界的一天。

    这是裁决法阵从封印了三百年,时间完停止流逝的最终战承转化而来的力量,也是罗伊目前最宝贵的资源。

    在面临腻入侵的当下,时间对罗伊来说,实在太宝贵了。

    如果不是借用了最终战斥印的时间,他就算没日没夜什么事情也不做地修炼,也无法在腻横扫大陆之前,完成裁决的进化,解开当年最终战场的谜团。

    而这些日子,随着对最终战除蓄三百年的充沛灵力的吞噬,裁决主灵已经愈发强大。它那立于裁决世界中央的巨型雕塑,眉目也日渐清晰。

    罗伊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等到自己唤醒枪灵,裁决就将开始它的再一次进化。

    这让罗伊充满了期待。到时候,不光是裁决的空间通道会更多一个出口。而且,距离揭晓最终之战的秘密,也越来越近了。

    枪灵,刀灵,杖灵!

    在这人类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的时刻,他们都应该醒来了。

    不过,之前跟随枪灵的修炼并不顺利。

    尽管在正式训练之前,罗伊已经无数次观看了枪灵的战斗,但当他真正跟随在枪灵的身后,杀入如同潮水一般的腻阵容中时,他才知道,自己和枪灵的差距有多么大。

    在那潮水般蜂拥而至的敌群中,枪灵如同一艘钢铁巨舰,分波劈浪。而跟在身后的罗伊感觉自己简直就像一只风暴帜挟板,一个浪头打过来就沉了。

    速度跟不上,步法动作跟不上,枪法跟不上。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在手忙脚乱中,陷入重围,眼睁睁看着枪灵雄壮的背影如同一阵狂风,将四周敌人吹得东倒西歪,旋即消失。

    后来,是在从慕尼城到暮沙镇的路上,跟随冷晋等身经百战的法林顿老骑士们学习了一些骑士马上战斗技巧后,罗伊才渐渐有所领悟。

    身为骑士,只有与战马合二为一,才是完形态的骑士。

    但在这一形态下,战斗风格就和平承很大的区别∪其是当战马冲锋起来的时候,没有后退,没有轻身功法的闪转腾挪,没有打斗时脚下的踢,踹,扫,旋,矮身,膝撞等动作∧只是高速向前的冲锋以及手中一把骑枪。

    人是两条腿,而马是四条腿。两者的步态差别极大。

    因此,骑在战马上的骑士,首先就必须要适应坐骑的动作,从而养成自己的马上战斗习惯。知道哪些动作能做,而哪些动作不能做。

    而不同的骑士,战斗时对这方面的要求也不一样。

    例如地形龙,就是两条反关节后肢,每一步的步伐更大,冲击力更强,但灵活性稍差↓如沙狼,虽然也是四肢,但其跳跃能力更强,而且会进行扑击和撕咬,是一种和战马完不同的步态。

    而在习惯了马上的动作,并做到人马合一,自己想什么坐下战马就能做什么之后,才是骑士战阵冲锋训练的真正开始。

    罗伊这段时间总结出来,重点有两个。

    第一,骑士冲锋作战,依靠的是速度和冲击力,这是根本。因此,平常的一些招式,再舍不得也必须弃之不用。

    简练直接,专注于速度和冲击力,才是骑士冲锋的要点。

    而第二,同样是冲锋,但并不意味着只能鲁莽地直来直去。

    虽然看起来,战马的步态无法做出平常步战的闪转腾挪,纵横来去,但其实,只要掌握了属于骑士的技巧,其灵活性甚至不比平常步战差!

    而关键,就在于手帜骑枪!

    就拿枪灵来说,当他一人一马杀入敌阵的时候,表面看,前面密密麻麻都是阻截着,一排排,一层层,无休无止。许多腻骑士甚至是拿生命在堵截他,在试图延缓他的速度,阻挡他的去路,让他被缠住,让他慢下来!

    但枪灵从来不停止,甚至连一丝速度也不肯损失。

    他的骑枪,在高速冲刺中化作一道道晃轨迹,使得他整个人就像一颗被圆形枪芒包裹的流星。

    刺,扫,挑,震,抖

    你不让我过去,那我就用手帜骑枪,破开一条路。你要挤压我的空间,那我就挑飞你,刺杀你,将你们撞开,将你们踏在脚下。

    因此,仔细观察,罗伊发现,无论什么时候,枪灵的身边都是空的。

    那潮水一般的敌人,被阻挡在他的骑枪半径之外。那枪芒划过的贿顶端,就是他的力量爆发点,任何被这一点扫帜对手,无不粉身碎骨。

    这就是枪灵的枪法奥秘!

    远处,又传来了腻骑兵集群冲锋的号角声。

    大地震动起来,凶猛的腻开始策马奔驰,就如同雪崩一般,铺天盖地而来。烟尘腾上天空,宛若从地面吗的黑色山脉,狂风迎面呼啸,让人窒息。

    和平常一样,枪灵也动了起来。

    他催动战马开始熊,脸上神情淡然,魁梧的身躯随着战马起伏。孤独的马蹄声哒哒地响着,就像寂静深夜里漫不经心的鼓点。

    虽然没有号角,没有那排山倒海般的喧嚣,但跟在他的身后,看着着宛若雄山一般的背影,罗伊却只觉得热血上涌。

    他策马跟上!

    两个人,两匹马,两杆枪,就在这空寂的荒原中,迎向着腻潮水而进!

    战马从小步变成大步,从大步变成飞驰。马蹄翻滚,蹄声越来越急,眼前的敌人,也从地平线上的黑线,变成了近在眼前的大潮!

    风声在耳边呼啸。

    尽管只有两个人,尽管知道枪灵还未苏醒,但在这一刻,罗伊已然遵循骑士的传统。

    风驰电掣中,最后两百米距离瞬间磨平,他纵声大喝!

    “平抢!”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