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二十九节 钢琴老师

    对于这个威胁,王子清并未放在心上,直接挂断了电话。如果狼人组织真有什么动作,可以第一时间控制欧珺瑶,她可知道不少秘密。

    另外。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还会留在这里。虽说第一辖区已经被打得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但只死掉一个副执事,逃跑一个副执事,还有一正一副没有露面,估计他们迟早会出现的,与其满世界去找。不如在这里静静的等。

    整天住在宾馆太浪费钱,所以王子清租了个公寓,月租金两千七。

    钱也快花光了,得赚点钱才行,可他虽有一身本领,变异人保镖的工作却不好找。最终,他在琴行找了份工作,销售员。底薪三千,有提成。

    琴行规模不错,有九个员工,其中一个是经理,另有五名教师,三名销售。

    但经理并不是老板,他也是打工的,年约三十岁左右,穿着白衬衣,戴着金丝框眼镜,派头十足,经常指挥手下干活,他姓严,叫严正国。

    ……………………

    晚,九点,到了关门的时间。严正国拦住正要离开的王子清。

    抬头看了他一眼。王子清问道:“经理,有事吗?”

    严正国笑眯眯的说道:“小王啊,你先别走,把这些钢琴,架子?都挪到那边,这个位置空出来,明天我要用。搬完你就可以下班了,另外,这是咱们店的钥匙,走的时候把门锁好。”亲擺渡壹下小說書名+黑*岩*就可免費無彈窗觀看最快章節

    “这么多东西,让我一个人搬吗?”

    严正国拍拍他的肩膀:“小王,我知道任务量有点大,但你是我最器重的人!虽然你才来三天,但从你纯洁的眼神中,就知道你值得信任!放心,以后我会多提拔你的!”

    王子清又不是傻子。就凭严正国这点小把戏,想骗他是不可能的。琴行规模很大,乐器属于贵重物品,怎么能把钥匙儿戏般的交给一个新人?此事必有蹊跷,只是现在不好拒绝,而且王子清也想知道。严经理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于是接过钥匙说道:“那以后就全仰仗经理提拔了。”

    严正国哈哈一笑:“放心,亏待不了你。”说完,他转身离去。

    王子清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关好卷帘门,走到洗手间,召唤出肥鸽。

    然而肥鸽刚出来,就拉了一坨鸟屎,还好王子清反应快,及时躲开,但洗手间就那么一丁点空间,为了躲避鸟屎,王子清都快贴墙上了。

    看到主人满头黑线,肥鸽果断隐身,扑腾着翅膀准备飞走。

    王子清岂能让它得逞?眼疾手快地抓住肥鸽,拽到面前说道:“死胖子,再敢随地拉屎,我就把你屁股缝上!现在,带我一起隐身!”

    肥鸽最近智商大增,完全能听懂主人的话,鸽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它乖乖听话,带王子清一同进入了隐身状态。

    路过洗手间的镜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照不出来,隐身效果十分成功。

    关掉监控器后,王子清将肥鸽扔到一旁,然后闭上眼睛,身体发出柔和的光芒,同时低喝一声:“出来吧!盲K!”

    伴随着光芒,小猩猩凭空出现!前几天它身高还只有一米五,此时却已经长到了一米六!

    王子清指着三架钢琴,对小猩猩说道:“把这三个东西搬到那边去。”

    小猩猩露出疑惑的神色,考虑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轻松举起一架钢琴,甩手就要扔出去!王子清赶忙喝止:“别动!”

    小猩猩停住了动作。

    王子清揉着额头,心说好悬,那可是德系的金斯波格钢琴,虽然型号一般,但也要两万多,他现在身上就几千块钱,摔坏了根本赔不起。

    小猩猩刚出生一个月,还听不懂主人的命令,看来还得让羊驼出来当翻译才行。

    于是,王子清一口气召唤出了所有召唤物,包括羊驼,企鹅和五哥。

    将任务交给羊驼之后,王子清就到一旁弹钢琴去了。

    企鹅还和以前一样,喜欢粘着王子清;五哥在地上滚来滚去,不知想表达什么;羊驼欢快地叫着,指挥小猩猩干活;小猩猩的力量堪比四级变异人,能徒手举起卡车,几架钢琴简直小菜一碟。而且在羊驼的指挥下,小猩猩还学会了轻拿轻放;至于肥鸽那贱b,不知又偷偷躲到哪拉屎去了。

    王子清坐在钢琴前,弹奏了一曲《水边的阿狄丽娜》,无论是和声变化,还是节奏强弱都拿捏得十分精准,连几只召唤物都听得痴了。

    一曲完毕,正想再弹一曲的时候,五哥却忽然跳到黑白琴键上,滚来滚去,钢琴发出非常有趣的声音。

    羊驼也不甘示弱,用蹄子敲打架子?,整个琴行充满了噪音。虽然如此,但王子清还是很高兴,因为这让他感到很温馨。

    五分钟后,小猩猩干完了所有活。如果王子清亲自动手的话,恐怕要一小时才能搬完。而小猩猩只需要十分之一的时间,而且还游刃有余。

    恢复了监控器后,王子清离开琴行。

    ……………………

    次日上午,八点。

    来上班的时候,发现琴行门口停了四五辆警车,周围拉了警戒线。刚走到附近,严正国就指着王子清,对警察说道:“就是他!同志,我刚才说得就是他!”

    “哦?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嫌疑人?”

    “没错!昨晚他是最后离开琴行的!”

    中年警察打量了王子清几眼,说道:“不会吧,如果他真偷了价值七十万的音乐器材,恐怕早就跑没影了。”

    “那你去问问啊,反正我觉得和他脱不了干系。”严正国看了看手表:“我们老板快来了,等老板来了之后,再报告详细损失。”

    中年警察犹豫了一下,因为他觉得王子清很眼熟,好像是前阵子杀了74名变异人之后,只拘留一天就放出去的存在!那是什么概念?后台多硬才能做到这点?中央高官的子孙都不行吧?

    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虽然不知他为什么在这小地方打工。

    想通之后,中年警察站在原地,也不盘问王子清,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不多时,一辆宝马730开到门口,严正国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打开主驾驶车门。一个时髦女人走下车来,声音柔美的问道:“怎么回事?”

    “小瑶,我前几天和你说过,新来了一个销售,但这小子不老实,博取我的信任之后,从咱们琴行偷走价值七十多万的乐器!就是那个人!”严正国义正言辞的指着王子清说道。

    顺着手指,女人将目光望了过来,见到王子清后,她身体微微一震,随即摘下太阳镜,快步走了过去。

    来到王子清身前,她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是你?”

    王子清露出微笑:“张老师,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当年若不是你的教导,我钢琴不可能进步那么快。”

    “果然是你!当年听说你家出事了,我特地从国外赶回来,想带你一起到国外发展,因为你在音乐方面的天赋远高过我,只要稍加培养,就能成为钢琴家。可惜我回来之后却找不到你,后来只能不了了之,没想到多年之后,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重聚。”

    严正国走了过来,面色不太正常的问道:“小瑶,你认识他?”

    张瑶开心的点点头:“他是我唯一教过的学生,我们相差九岁,但他当年还想泡我,当年他只有这么高。”张瑶在自己胸口处比划了一下。

    严正国感觉事态发展似乎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赶忙说道:“小瑶,昨晚下班之后,我让他搬几架钢琴,但他却在监控器上动了手脚,不信我们可以看看视频。”

    “不看了,让警察走吧。”张瑶挥挥手,然后看向王子清问道:“吃早饭了吗?”

    “还没。”

    “走,我带你去吃。”张瑶拉起王子清的手说道。

    王子清将手抽了回来,微笑道:“不急。张老师,你一定认为,我家境遭到巨变,所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念及旧情,你不想追究。可偷乐器的人并不是我。说到视频,我昨晚也拍了一段,相信警察一定会很感兴趣。”

    说着,王子清晃了晃手上的DV:“这是朋友送的高级货,可以拍摄夜景。”

    捣?了几下后,一段视频放了出来。

    夜晚,一伙头上套着丝袜的人开着卡车,来到琴行门口,打开门后,从里面搬出各种值钱的乐器。其中一个家伙站在门口不停指挥,忽然,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头上,抹了一把之后,发现是鸟屎!

    “我艹!老子站在屋檐底下,都能被鸟屎砸中!真是日了狗!”一边破口大骂,他一边扯掉丝袜,试图擦掉头顶的鸟屎,同时也露出了真面目!

    正是站在旁边的严正国!

    王子清笑眯眯的问道:“还需要继续播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