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六十节 真凶:羊婉秀!

    还好,王子清念动力强大,即便肥鸽距离他十五公里,也能进行视觉共享。

    终于,在电动小摩托快没电的时候,吉普车停了下来。根据视觉共享可以看到,那是个建在野外的小村庄,村里没有丝毫人烟,只有满地血迹,处处狼藉!

    殷飞到这里干什么?

    王子清眉毛皱得更深,将肥鸽召回,丢弃电动车,隐身向村子摸了过去。

    殷飞刚进了一个院子,那院里有间瓦房,四周用砖墙围住,两扇黑色大铁门倍显沉重。还好,刚才殷飞进去的时候没关大门。但究竟是不想关,还是陷阱。目前还看不出来。王子清艺高人胆大,也没放在心上,直接隐身进了院子。

    莫说一个殷飞,就算里面多埋伏五名五级变异人,今天也要饮恨当场!

    进入院子之后,王子清向瓦房走去,可就在此时。瓦房门忽然打开,一个手持宝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见到那人的样子,王子清心中大惊!

    巫正阳!

    四叶草亚洲地区总执事!比李叔还强的存在!果然是个圈套!

    巫正阳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对面前空气说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王子清虽说实力高强。但也没把握打赢此人,再修炼三个月还差不多。不过不要紧,巫正阳又不是‘热能视觉’变异人,自己处于隐身状态,他不可能看到,悄悄退走便是。想到这里,王子清缓缓向大门退去,没发出任何声响!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对手!作为超级强者,巫正阳对‘风’的感知已经达到顶点!哪怕附近气流有一丝变化,他都能够察觉!

    而王子清虽然没发出声音,但移动时总会带动气流!巫正阳目光一凝,瞬间出剑,凌空一划!

    一道无形风刃向王子清脑袋射去!

    虽然看不到,但却能感觉到死亡气息!多年刀尖舔血的生活,王子清本能十分敏锐!下意识地向后弯腰。风刃贴着他?尖划过,切掉几缕头发!

    风刃速度不减,撞在后面的院墙上,发出巨响!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凭空出现,砖屑纷飞!

    也不知是刚刚动作太大,还是被巨响吓到,肥鸽怪叫着,扑腾着翅膀,从他肩膀飞了起来,导致他脱离隐身状态。

    王子清面色不变,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

    这巫正阳果然厉害!怪不得二伯云天策给他那么高的评价!这种攻击太过诡异,无色无形,要不是刚才躲得快,必受重伤!

    王子清虽面色不变,但背在后面的手却出了冷汗,淡淡的问道:“你不是在首都吗?”

    巫正阳暂时没有进攻的意思。答道:“我在首都大闹,讨要说法,不过是混淆视线,否则如何引你上钩?大庭广众之下,我不好对你出手。”

    “不得不说,你找人假冒羊婉秀这招还挺高明的。”王子清嘴上闲聊,心中却想着脱身之策。

    巫正阳冷笑:“反正今天你也走不掉,不如就让你死个明白。给你打电话的,是真正的羊婉秀,当年也正是她泄露了手镯的秘密。”

    王子清面色一变:“什么!!”

    “很疑惑吗?那就再告诉你个秘密。羊婉秀的丈夫,是四叶草欧洲区总执事!”

    “可当年手镯争夺战的时候,她来帮我父母了!”

    “只是做做表面功夫避嫌而已,否则鲁孟宜、云天策、李绝尘肯定不会放过她。此女最厉害的不是实力,而是心机。当年暗中挑拨云天策,李绝尘,让二人相互猜疑,鲁孟宜则心灰意冷,隐居山林。她也装作心灰意冷,定居国外。”

    王子清握着拳头:“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我没必要骗死人。”

    而此时,屋中又走出一人,正是殷飞!他站在巫正阳身后,恭敬地问道:“总执事大人,这里还需要我吗?”

    巫正阳看向他说道:“你回去吧,别引起怀疑。”

    就在他转头的刹那,王子清忽然动了!身上白光一闪,小猩猩凭空出现!同时转身向大门方向冲去!

    下一刻,异变突起,狂风大作!两扇大门都关了回来!风太大,他不得不用胳膊护住眼睛!

    与此同时,巫正阳还凭空挥了两剑,伴随着破风声,两道风刃急速向王子清袭去!

    关键时刻,小猩猩跳到主人身前,挡住了两道风刃!饶是小猩猩身体坚韧,也被风刃切开皮肤,鲜血缓缓流了出来!

    小猩猩被弄疼,愤怒的吼叫一声,当即就要冲过去拍死巫正阳!

    “别冲动!”王子清在后面喝了一声!

    这根本不是巫正阳的真正实力,小猩猩冲过去无疑是送死!此时此刻,不能再藏拙了!就算底牌尽出,能不能逃走还是个未知数!于是他接连召唤出了企鹅、五哥和眼镜王蛇。

    五哥刚一出现便跳到他手上,化为毛茸茸的手套。

    眼镜王蛇则扭动身躯,向墙外爬去,没多久便消失了。他想布个局,让眼睛王蛇藏起来,随时准备偷袭。这样一来,巫正阳不得不分心防范,可以增加逃走几率!

    抱起企鹅,王子清对它低声说道:“回去告诉尼玛,遇到强敌了,让它准备出来帮忙。”

    说完,又将企鹅送回了召唤空间。

    羊驼最近两天正在用手镯增强实力,贸然召唤出来,手镯肯定会被发现。所以便让企鹅去传话,以羊驼的智慧,肯定能猜到这层深意。

    因为要拖延时间,王子清称赞道:“不愧是总执事,好手段。”

    巫正阳也不急着进攻,说道:“你这猩猩倒也不简单,正面接我一剑竟只划破了表皮。”

    “既然执意杀我,也不差这几分钟。不如给我讲讲,当年害死我父母的25人都是谁吧。”

    “也好,就让你死个明白。”巫正阳竟然点头同意了,说道:“当年的25人,11个来自四叶草,8个来自狼人组织,余下6个是闲散的变异人高手。天材地宝,有能者得之,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而且这25人也不能算真凶,因为害死你父母的真凶是羊婉秀。”

    王子清紧皱眉毛:“她为什么要把手镯的秘密散布出去?”

    “因为此女心机深,对手镯垂涎已久。虽然嫁给欧洲区总执事‘保罗·德姆维尔’,但保罗很清楚,亚洲是我的地盘,贸然越界就是挑衅。所以尽管她每天吹枕边风,保罗也不同意过来。羊婉秀实在没辙,便将消息散布出去,让天下人去抢夺,更‘无意中’将重要信息透露给我,所谓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她便要做那渔人。”

    王子清虽不会听他一面之词,但心中却信了七分。

    巫正阳继续说道:“其实羊婉秀此举,倒也间接帮了你。”

    “怎么说?”王子清问道。

    巫正阳面露回忆之色:“那场大战过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被羊婉秀算计了,于是便猜想,手镯可能已经被她得到。但她早已逃回欧洲,我也不好找上门去,再想回来收拾你的时候,发现李绝尘保护着你,派了几波杀手无功而返后,我也没再为难你。”

    “哦?既然你被算计过一次,今日怎么又跟她合作?”

    “哼,我只是表面同意。她想学狼人组织,抓你亲近之人要挟。但我此行目的却是要杀了你!你我注定只能活一个,而你最近实力增长太快,已经构成威胁,不除不行。我敬重你父亲是条汉子,等下会给你个痛快的!”

    王子清原本复杂的目光忽然一凝,问道:“她要抓谁?”

    “不知道。”说完,巫正阳平举宝剑,对准王子清。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当年那25人,现在还活着的有几个?”

    巫正阳举着宝剑,回道:“我四叶草的11人,三名战死,被你杀掉两名,前几天李绝尘和鲁孟宜杀掉四名,所以还剩下的,只有我们两个。那6名闲散高手,也尽数被李孟二人所杀,至于狼人组织……我不清楚。”

    “四叶草……还剩下你们两个吗?”看着巫正阳和殷飞,王子清目光冰冷,身上闪过白光,准备召唤羊驼和企鹅!

    可就在此时,巫正阳发难了!整个院子霎时狂风大作!同时挥出一剑,一道比刚才更强的气刃斩了过来!小猩猩不敢躲,因为主人就在身后,如果躲开,主人势必遭殃!于是它只能硬接这攻击!肚子上瞬间出现一道较深的伤口!疼得小猩猩狂吼!

    “闪开!”王子清命令一句。小猩猩虽然不解,但还是快速向旁边闪去!小猩猩刚一闪开,便看到王子清平举右手,毛茸茸的手套上电光环绕,一道皮球般粗细的闪电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