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六十二节 何无心

    那少妇看似三十多岁,皮肤白皙,五官俊俏,带着一抹知性美。她手中抓着的,应该是巫正阳心脏无疑,可是。却好像并未伤到巫正阳的表皮和肋骨,像是隔空取物一般。

    物质穿透?从没听说过这种能力。

    虽然没见过少妇,但应该是友非敌,否则也不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出手,将自己救下。于是他赶忙轻抚五哥,示意它不要自爆!

    这短短时间里,五哥已经膨胀到半个人那么高,还好它懂了主人的意思,身体快速变小。

    巫正阳面容扭曲:“为什么?!”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少妇声音柔和,仿佛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阿巧,你竟然这样对我?”

    少妇点点头:“既然你碰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客气。”

    巫正阳悲惨一笑:“追求你这么多年,最终却死在你手上。阿巧,你真让我失望啊!”

    说完,巫正阳轰然倒地!失去生命气息!如果被子弹击中导致心脏停跳,还可活十几秒,而巫正阳身为超级强者,没了心脏还能坚持半分钟!

    可惜,最终还是死了!

    少妇目光复杂的看了尸体一眼。蹲下身,将血淋淋的心脏放在他身上。

    王子清略带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少妇拿出一条白手帕,边擦手,边柔和的说道:“我叫阿巧,你可以叫我巧姨。”

    “虽然很感谢你救了我。但还是要问一句,你有什么目的?”

    少妇笑了笑:“生性多疑,和你父亲一点也不像。我本名何无心,与你父亲青梅竹马,可他却娶了另外一个女人。我悲痛欲绝之下,独自去了国外。得知手镯的秘密泄露后,预感到你父亲有危险,才匆匆赶回来,可还是晚了一步。我想将你带到国外抚养,李绝尘却说要磨练你的性格,我也没再回国外,就近找了份工作,为苏家效力。”

    王子清眉毛一皱:“哪个苏家?”

    “还能是哪个苏家?我是苏浅忆的贴身保镖,但那小妮子担心你的安全,几个月前就让我来保护你了。”

    浅忆……

    王子清看着地上的尸体。问道:“那你和他?”

    “大概十年前,我在国外的时候,无意中和他相识,他便展开追求,但我没有理会,谁知他坚持这么多年也没放弃。要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他想要杀你,也只能将他除掉!”

    王子清有些错愕:“谢谢你,巧姨。我以前听过你的名字,二伯说过,还有个叫何无心的人知道手镯秘密。”

    “嗯,云天策说的那个人就是我。我是除了你父亲之外,第一个使用手镯的人,否则也达不到这半神之境。”

    王子清站起身,揉了揉胸口。问道:“不知巧姨您的能力是?”

    “隐身和物质穿透,双系变异人,我的身体能穿透任何东西,我的隐身天下无人能够看破!”说到这里,她眉目间多了一丝傲气!

    双系半神!怪不得,她跟踪了几个月,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也幸亏有她暗中保护,否则今天就要下地狱和父母团聚了!

    ……………………

    乘坐飞机回到S市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刚出机场,他和巧姨就被重重士兵包围!接着,被‘请’到了军区。路上,王子清一言不发,心说难道国家知道他干掉了巫正阳?准备翻脸?

    坐在旁边的巧姨则闭目养神,面色柔和,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王子清也渐渐平静下来,不管国家想干什么,静观其变就是了。

    两小时后,抵达军区。

    进入一间会议室,发现很多熟人在这里,苏浅忆的爷爷苏擎仓;苏浅忆的父亲苏建诚;苏浅忆的舅舅董元良。白羽、罗伊美、柳馨媛、端木弘赫然也在其中,只是他们四人身上有血,明显是战斗过的痕迹。还有其他几位军方高层,政界高层。

    “特工哥哥。”柳馨媛小姑娘一见到他,眼泪就止不住了,想要跑过来。

    王子清伸出一只手将她制止,然后问道:“各位有何指教?”

    坐在首位的苏擎仓狠狠一拍桌子,对巧姨吼道:“何无心!我苏家奉你如上宾!可你呢!我孙女有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

    浅忆!!

    “浅忆她怎么了!”王子清语气中带了一丝焦急。

    苏建诚面色阴沉:“你还有脸问?早说过让你离我女儿远点!要不是你,浅忆何须遭此大难?”

    王子清指甲掐进了肉里,杀气犹如实质般散发出来!

    就在此时,白羽站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各位先冷静一下,虽然苏浅忆被抓走,但对方想要的无非是手镯,在谈判之前,他们不会伤害苏浅忆的。与其在此争吵,不如想想怎样救人。”

    “到底怎么回事?”王子清问道。

    白羽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一群外国人来到陵川别墅区,分别进攻白羽、苏浅忆和柳馨媛的住处。

    柳馨媛小姑娘有端木前辈保护,第一时间放出了‘安第斯神鹫’,让她飞到高空。

    然而,敌方也有飞行系变异人,直接追了上去,下方战况不利,端木弘也有些无暇顾及,只能让安第斯神鹫向远处飞,希望能甩开敌人,但那两个飞行系变异人很难缠,眼看着就要抓到小姑娘。

    还好白羽发现了这一幕,直接飞起,搞定了两名敌人。

    但情况仍然不乐观,对方有备而来,高手众多,虽然端木弘、白羽也不是庸手,奈何数量差距太大,没坚持多久,柳馨媛的母亲和白羽的保姆小袁就被抓住了,对方要求二人束手就擒,否则就杀掉人质。

    “小媛,别管妈妈,快走!”

    “少爷,不要管我。”

    虽然她们这样喊,但柳馨媛和白羽还是不顾反对,束手就擒,被绑了起来,就在他们即将被带走的时候,苏浅忆出现了。

    不知为何,敌人刚刚并未注重攻击苏浅忆那边,也没打算将她劫走。

    苏浅忆在一众高手的保护下,拦住敌人去路,问道:“四叶草的人吗?谁派你们来的?”

    一个外国老者站了出来,用流利的中文说道:“苏小姐,我们知道你身边有高手守护,所以并没打算为难你。也请你别干预我们,因为我们在其他地方也埋伏了人手,如果这里失败,王子清二叔全家就会被劫走,我们总能找到人质。”

    苏浅忆秀眉轻蹙:“是吗……那不如带我走好了。”

    “苏小姐,我们没空和你玩游戏,请让开。”

    苏浅忆冷哼一声:“你们无非是想逼王子清交出手镯,但这两个人质分量足够吗?”

    “什么意思?”外国老者问道。

    “巫正阳派你们来的吧?给他打电话,我来教教他如何选择人质。”

    主动当人质?这苏浅忆脑子有问题吗?虽然这么想,但外国老者还是打了个电话。低声跟对方交谈几句,然后按下免提键。

    电话里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苏小姐,听说你想教我一些知识?”

    “巫正阳呢?”

    “苏小姐误会了,我不是巫正阳的人,有事就直说吧。”

    苏浅忆面色沉稳的说道:“好。你不敢抓我,是忌惮巧姨吧?但巧姨并不在我身边,而是被我派去保护王子清了。”

    “哦?怪不得巫正阳会死,这就说得通了。但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不怕我连你一起抓吗?”

    “你想抓这两人,逼王子清交出手镯,这他们在王子清心中的分量却不一定足够。”

    那女人笑吟吟地问道:“再加上你呢?”

    “我一个就够了。”苏浅忆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白羽好歹是四级双系变异人,又聪慧机敏,你真以为关得住他?那柳家小丫头虽然是普通人,却毫无分量,国家不可能同意王子清用手镯去换这样一个普通人。而苏家掌握军部大权,我又是苏家的掌上明珠,你觉得如何?”

    “哦?说得好像有几分道理,但你苏家掌握军权,与王子清何干?此子向来吃软不吃硬,苏家能逼他交出我想要的东西?”

    苏浅忆笑了:“不用逼迫,他自己会拿出来的,因为我是王子清心中最在乎的人。如果连我都不值得让他用手镯交换,你以后也就不用再打人质的主意了。”

    “哦?那你又为何主动成为人质?对你有什么好处?”

    “只想试试我在他心中的分量。”

    那女人呵呵一笑:“用生死试探别人心中的分量,这不符合正常人逻辑。”

    苏浅忆声调微微提高:“我苏浅忆岂是寻常人能比的?”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一个人就能让王子清乖乖交出手镯?”

    苏浅忆说道:“抓十个普通人,或者抓一个国家领导人,你觉得哪个筹码更大?”

    “好,放了白羽和柳馨媛,带苏小姐回来,我倒要亲自见见她!”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小姐,不可!”苏家保镖们纷纷阻拦。

    “让开吧,我意已决,回去告诉我爷爷,别为难王子清,也别为难巧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