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六十三节 筹码

    听完事情经过,王子清身心颤抖,浅忆竟然付出这么多!

    有种感觉,叫做一见钟情,当年懵懂的二人正是被这种感觉牵到一起,无法自拔。只是后来王家遭遇巨变。谁也没将这感情说出口。

    以他对苏浅忆的了解,又怎能听不出来?她主动当人质时说了那么多话,最想表达的只有一句:“如果连我都不值得让他用手镯交换,你以后也就不用再打人质的主意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要用手镯交换,这样,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打他亲人朋友的主意!

    王子清虽面色不变,心中却在滴血!一直以来,苏浅忆在他心中都占据着无可替代的位置,你有情,我又怎能无义?手镯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怎能和你相比?

    就在此时,王子清的手机响了。

    他赶忙掏了出来,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心中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按下接听键后,对面传来一个女声:“真想不到啊,连巫正阳都被你杀死了。”

    “让她把我孙女交出来!”苏擎苍在旁喝道。

    王子清伸出手,示意老爷子稍安勿躁,然后平静地说道:“小姨,有件事很让我费解。”

    “什么事?问吧。”

    “你前段时间派羊元吉来是什么意思?”

    羊婉秀答道:“试试你的深浅罢了。”

    “听说你嫁给了欧洲区总执事。为何羊元吉不是混血?”王子清再次发问。

    羊婉秀略带惊讶:“没人告诉你吗?元吉是我弟弟的孩子,只是他们夫妻双亡,这孩子便过继给我了。至于我的混血女儿,你也见过,叫做雪莉·德姆维尔。”

    王子清自嘲一笑:“原来如此。那羊元吉故意装得憨厚老实,亏我还自诩观察力敏锐。”

    羊婉秀也笑道:“你错怪元吉了,这孩子从小就性格淳朴,没有心机。我正是利用这一点,让他去探你的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骗了,你又怎能看出破绽?”

    “好算计!”

    “闲聊这么久,我们是不是该说说正事了。”

    王子清直接切入正题:“手镯可以给你,但我要苏浅忆安全,她若少了一根汗毛,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东西!”

    羊婉秀大笑:“好!我要做点安排,一周之后给你消息。这期间我保证她不会少一根汗毛。”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再打回去时,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

    苏浅忆失踪的第三天。

    大伯和李叔回来了,听说羊婉秀的所作所为后。当场大怒!要去找她算账!

    王子清将二人拦住,让他们理智点,然后询问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原来这段时间里,他们出手干掉九名五级变异人!都是当年25人之中的,如今只剩狼人组织的8个还没找到。

    时隔这么多年终于真相大白,原来泄露秘密的不是李叔,也不是云天策。而是那个一直被他们当成妹妹看待的羊婉秀。挑拨离间,让三兄弟关系分崩离析,相互猜忌。云天策更是没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就先离开人世了。

    接下来的几天,王子清去祭拜了父母,将墓碑擦拭干净,唠唠叨叨,自言自语说了一天。

    苏家也没闲着,动用全部力量查找,最终得出结论。苏浅忆被带到了船上,而那船驶进了太平洋。

    白家也出动了不少海上力量,却仍然一无所获,转眼,七天过去了……

    这天早晨,众人很有默契的来到会议室。

    从早晨七点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屋里气氛越来越凝重。

    终于,王子清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赶忙接听,羊婉秀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今晚七点,S市港口,有一艘船接你,只许你自己上船,不许带任何监听设备。另外,我会派人看着鲁孟宜、李绝尘、何无心,并且每隔一小时,我会跟手下对暗号,每次的暗号都不同,别耍花样,否则我不能保证苏浅忆的安全。”

    “我要和苏浅忆说话!”

    “放心,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只是限制了自由。记住,今晚七点,过时不候。”

    说完,对方又将电话挂断了……

    ……………………

    晚,七点。

    S市港口,一行人前来送行,表情都十分凝重。阵阵冰冷的海风吹来,白羽首先打破沉默:“此去十死无生,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王子清微笑:“当然。如果我回不来,小媛就麻烦你照看一二。”

    听到这话,柳馨媛扑进他怀里痛哭起来,自从前几天默认苏浅忆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后,小姑娘心中酸楚,没再跟他说过话。

    此时她也知道,有些话不说,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一边哭一边说道:“特工哥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既然你那么喜欢苏姐姐,我退出就是了,但一定要回来!”

    王子清帮她擦擦眼泪:“什么退出不退出的,看到了吗?那边的两位可不会把孙女或者女儿嫁给我。等着吧,我会尽快回来,毕竟答应你父亲要照顾你一辈子的。”

    女孩胳膊抱的更紧了,虽然他不太懂变异人的事,但也知道王子清此去凶多吉少!她舍不得,怕这一别会成为永远!

    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放开了手,因为她知道,特工哥哥还要跟别人道别。

    “大伯,李叔,端木前辈,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大恩不言谢!”

    鲁孟宜拍拍他的肩膀:“客气什么?臭小子。”

    “小心行事,我们都等着你的好消息。”李叔眼角湿润,仿佛送儿子上战场的父亲,明知道儿子活着回来的几率很小,却不得不让他去。

    端木弘说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几年,能保护好小媛。”

    见几位前辈如此,王子清眼中蒙上一层水雾:“谢谢。”

    何无心说道:“你是王家独苗,说实话,我是不赞成你去的,但……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

    “巧姨,不用担心,我会回来的。”

    最后,苏擎仓走了过来,看看他身旁的柳馨媛,说道:“王家小子,你若能救出浅忆,我就将孙女许配给你!”

    “冲您这句话,我拼了老命也得把她救出来!”王子清笑道。

    说完,他拍拍女孩的后背,转身向后面的游艇走去,一只脚迈上游艇的时候,苏建诚忽然跑了过来,低声说道:“我女儿……”

    “放心吧伯父,若是救不出浅忆,我也不会让她受辱。”

    苏建诚双手握拳,他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救不出人,这小子会亲自杀了浅忆!

    游艇走下来一名五级变异人,盯着李叔他们几位高手,确保只有王子清以人登船。

    游艇缓缓开走,一行人站在岸边,心情沉重,柳馨媛则一边哭泣,一边挥手……

    ……………………

    上了游艇之后,便被高科技仪器彻底检查,确定身上没有监控设备后,被强制关进船舱。

    七天后,终于到达目的地,太平洋上的某座小岛。

    这七天共换了三次船,不得不说,羊婉秀还真是小心谨慎。

    刚登岛不久,便看到一群狼人在训练格斗术,这座岛的名字叫‘wind’,中文译名清风岛,正是狼人组织的老巢!羊婉秀果然是跟狼人组织合作了!

    早在几天前,他就猜到了这种可能!

    上了一辆车,向岛中央驶去,王子清四处观望,像是在看风景,实际却在记录地形,考虑逃走路线,可惜这里的防备太森严,看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逃不掉。

    岛中心建了不少高楼大厦,一片繁华。

    在一座宫殿形状的建筑前,车停下了,司机没好气的说道:“进去!”

    王子清自然不会计较,下了车,向宫殿走去。

    一进宫殿,发现里面十分宽敞,装饰华丽,有点古欧洲的感觉。

    大殿两侧站着20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却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五级存在!

    高台上有三人,一个年轻男子半卧在金椅上,身下铺着一张白虎皮。

    两个女人分别站在两侧,一个年轻貌美,一个风韵犹存。

    而这几个人,王子清都认识!

    半卧着的青年约有二十岁出头,微胖,见王子请进来,他笑着打了声招呼:“诺基亚,好久不见。”

    王子清瞳孔微缩,狼人组织的首领,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