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六十七节 大结局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王子清拿着望远镜站在沙滩上,发型有些奇怪,参差不齐。没办法,这是苏大小姐的杰作。连她自己见了都忍俊不禁。

    苏浅忆抱着企鹅从远处走来,站在他身边,问道:“还想着怎么回去呢?”

    “嗯,总不能让你陪我一起当野人吧?放心,迟早会有人来救我们。再不济,我们也可以造个木筏漂回去,反正有小猩猩当苦力。”

    不远处的小猩猩叫了一声,表示抗议。

    木筏怎么飘回去?一个大浪过来就翻了。但苏浅忆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如果真回去了……我们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见他那副满不在乎的死样子,苏浅忆十分生气,转身就走。

    “哎?浅忆,别走啊……”

    王子清赶忙追了上去。面带为难之色:“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先不说你家人会不会同意,就算同意了,小媛那边我也不会放弃,我欠她太多,不想让她伤心。”

    苏浅忆面色一变:“你想让我苏浅忆和别人共享一个男人?”

    是啊,一夫一妻制的概念已经深入人们心中。何况苏浅忆身份摆在那里,怎么会受这种委屈?但王子清也很纠结,一边是真爱,一边是亏欠,真的很难选择。

    两个都选?太贪心了……而且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注定要伤害一方。不如两个都不选,以后自己就在这岛上生活吧,自由自在,了无牵挂。

    想到这里,他目光不再纠结,对苏浅忆笑了一下,转身又向沙滩走去。

    苏浅忆敢说她是这世上最了解王子清的人,见他目光释然,已经猜到他的打算,心中没由来的一疼,快走两步,抓住他的手腕!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便宜你了。”

    王子清一怔。

    苏浅忆从后面抱住他,说道:“我不会放弃你的。不过,我有个要求。”

    王子清转过身。问道:“什么要求?”

    “苏家到了这一代,只剩我一个女孩,为了延续香火,以后只会招上门女婿,连姓氏都要改为苏姓。我知道你自尊心强,所以只要求我们第二个孩子姓苏,可以吗?”说到这个羞人的话题,苏浅忆面色发红,同时目光期待的望着他。

    王子清眉毛越皱越紧,忽然舒展开来,笑道:“这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吓你的,哈哈。”

    见他皱眉毛,苏浅忆刚才提心吊胆,听到这句话后楞了一下,面色怒不可揭!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整个沙滩充满了欢笑声……

    ……………………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

    这段时间两人关系更加密切,如胶似漆,形影不离。

    这天,他们拿望远镜在海边观望的时候,忽然发现一艘船接近,他们大为惊喜,但惊喜之余,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一船怎么都是外国人?

    难道……

    苏浅忆也想到了什么:“难道是从外面回来的狼人?怎么办?”

    “不要紧,敌明我暗,前几天我们不是找到了军械库吗?去拿点肩扛式火箭筒,阴死他们。”王子清上了吉普车,拍拍副驾驶说道。

    “我还是留下观察吧。”苏浅忆晃了晃望远镜。

    王子清拒绝道:“不行,太危险了,让肥鸽在这隐身观察就行。船距离小岛还有三十公里左右,没那么快过来,上车吧。”

    二人来到军械库,将各种突击步枪、狙击枪、肩扛式火箭筒扔在后座上,又返回海边,藏在暗处,用望远镜观察。

    过了十分钟左右,船靠岸了,大概三十多人跳了下来,不知在那说着什么。

    其中一半家伙变身成狼人,另一半拿着枪械,动作隐蔽的向小岛中心走去。

    王子清低声说道:“果然是狼人残存的党羽,那我们就不用客气了。”

    “恩,他们一定知道总部出事了,估计还会有其它狼人回来,不知我们还能撑多久。”

    “放心,我们今天就回家。”说着,王子清对准下方狼人密集的地方,直接来了一发火箭炮!狼人再厉害,也禁不住火箭炮的威力!瞬间就有两只被炸死,三只被炸飞,失去战斗能力!

    狼人们不是傻子,发现这里有埋伏,嚎叫着冲了上来,还有的拿枪朝这边扫射,。

    王子清赶紧趴下,召唤出小猩猩,命令道:“去把下面的人全部干掉!”

    小猩猩是个好战分子,顶着子弹就冲了下去!狼人哪是它的对手?一时间被杀的是哭爹喊娘,想要逃回船上,可惜小猩猩一拳一个,不到一分钟,就全给解决了。

    船上还有其它狼人,见此情形,吓得赶忙调转船头,试图逃走。

    王子清当然不会让其得逞,命令小猩猩跳上船,干掉甲板的敌人!

    很快,小猩猩就完成任务,并且在王子清的命令下,将救生绳扔了下来。

    留下企鹅保护苏浅忆安全,他跑到船下面,抓住救生绳,小猩猩轻轻一提,就将他拽了上去。到了甲板之后,他又召唤出了羊驼,并且让小猩猩彻底搜查整艘船,将活人都扔到甲板上来。

    用了接近一小时,才搜查完毕,抓到17个家伙,都在甲板上,被羊驼控制住。

    至于如何处置?只留下两个会开船的,其余的全部杀死!

    那两人虽然满口承诺,一定会将王子清送到目的地,但眼底的怨毒却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不要紧,他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两个家伙。

    让小猩猩和羊驼守住船,王子清则带苏浅忆回到小岛中央取了些东西,才返回船上。

    将两个箱子丢到两只狼人面前,命令道:“打开它。”

    两只狼人凝重的将箱子打开,忽然露出疯狂之色!因为这两箱装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基因稳定剂!每箱都有五十支!能多活五十年!

    王子清说道:“你们一人挑一支喝掉,看这是不是真正的基因稳定剂。”

    两人都从箱子底部随机拿出一瓶,喝掉之后,交流一番,确定这是真货。

    王子清收回箱子,说道:“把我安全送回去,这两箱东西就是你们的。放心,我懒得杀你们。越快将我送回去,就能越快得到这两箱东西。”

    如此巨大的诱惑,谁也不会抗拒,两只狼人选择乖乖配合……

    七天后,S市港口。

    一个发型怪异的青年,和一个漂亮女子站在港口,青年仰天大喝一声:“我回来了!”

    不远处,一个年轻妈妈正在教育女儿:“看见了吗?那边的哥哥就是不好好学习,才变成精神病的,你以后也想变成那样吗?”

    小女孩吓得哭了出来:“我不想,妈妈,我会好好学习的……”

    ……………………

    这一个多月杳无音信,所有人几乎都绝望了,但他们还是聚集在会议室里,苏建诚指着海图说道:“接下来该搜索这块区域了,我苏家负责这边,白贤侄,另一边就交给你了。”

    白羽点点头,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那个熟悉的号码,他万年不变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惊喜,按下接听键,问道:“你在哪?”

    “幸不辱命,我带着苏浅忆回来了!快派车来S市港口接我们!”

    挂断电话,白羽说道:“他们,回来了!”

    众人全都站了起来,满脸惊喜:“在哪?!”

    “S市港口,我先走一步!”说完,白羽跳出窗户,展开双翼,快速飞了出去!

    柳馨媛的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她也想快点过去,于是看向端木弘:“端木爷爷,我……”

    端木弘露出慈祥的神色:“我懂。”

    然后召唤出安第斯神鹫,也带着女孩飞走了……

    众人心中暗骂一声,有翅膀就是好!

    白羽速度最快,第一个赶到港口,收起翅膀,引起不少人围观。

    王子清身上的衣服半个多月没洗,明知道白羽洁癖,还故意拥抱他一下,捶了两下后背说道:“这段时间为了找我们,耗费不少精力和财力吧?”

    “还好,你们是怎么回来的?”白羽问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等人到齐再说,先给你个惊喜。”王子清拿出一块移动硬盘说道:“我把狼人组织近些年的研究数据全复制进来了,交给你了。以后研究出好东西,可别忘了免费送我一份。”

    又聊了一会儿,天空飞来一只大鸟,落在地上,跳下两个人。

    正是端木弘和柳馨媛。

    “特工哥哥!”小姑娘激动的跑了过来,想要扑进他怀里,可看到苏浅忆站在旁边,她硬是停在王子清面前,低声说道:“能再看到你,真好。”

    王子清揉揉她的头发,在她诧异中,将她拥入怀里。

    “苏姐姐你别误会……”

    王子清嘿嘿一笑:“你苏姐姐都知道了。她还说,如果你愿意嫁给我的话,她也不反对,就算便宜我了。你的答案是什么?要不要便宜我?”

    “啊……我,我也便宜你了。”说完,女孩羞得俏脸通红,站在他另一侧不敢抬头。

    苏浅忆的手早就爬到他腰间,扭转一百八十度,王子清面色不变,仍带微笑。

    端木弘笑呵呵的说道:“小子,以后有你受的喽。”

    王子清摸摸?子,干笑了几声。

    又过了二十分钟,终于有几辆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车门打开,苏擎仓、苏建诚、鲁孟宜、鲁一发、李叔,何无心等人走了下来,甚至连二叔和变异人学校的同学们也来了。

    王子清和苏浅忆与众人寒暄,并将这段时间的经历大致讲述一遍。

    众人不禁唏嘘,王子清不但绝处逢生,更凭一己之力解决了狼人组织的老巢!全世界狼人群龙无首,相信很快就会兵败如山倒,这份功劳太大了,甚至可以载入史册!

    与众人寒暄之后,王子清看向苏擎仓,问道:“老爷子,之前的承诺可还算数?”

    苏擎仓当然想说不算数,但当日说话时大家都听见了,现在反悔岂不是明着告诉大家,我苏擎仓说话就是放p,以后这张老脸还往哪搁?

    老爷子面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说道:“算数。但你如何处理柳家小丫头?我听说你们关系可不一般,甚至半夜还爬人家窗户呢。”

    我艹!你听谁说的!王子清差点没问出来。

    他强装淡定的说道:“老爷子,我立了这么大功,婚姻法怕是束缚不住我的。”

    苏建诚当场拒绝道:“不行,我苏建诚的女儿怎能受这种窝囊气?天下男人多的是,又不是只有你这一根花心萝卜!”

    就在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苏浅忆说话了:“我要么不嫁,要么只嫁给他。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会感觉到快乐。而且我们已经说好了,第二个孩子,姓苏。”

    “你……”

    苏擎仓和苏建诚气得直哆嗦,就在此时,鲁孟宜哈哈一笑,出来打圆场:“孩子的事情,就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吧,不管怎么说,他们活着回来了,这是件大喜事,不是么?”

    苏擎仓点点头:“好,先给他们接风洗尘,其余事情,以后再说!”

    ……………………

    两年后。

    狼人事件早已平息,为了得到基因稳定剂,狼人们不得不向国家屈服。四叶草元气大伤,走向了合法化,被国家稍微限制行动与自由。

    此时,清风岛。

    海滩上,一个男子穿着大裤衩,戴着墨镜,叼着草棍躺在太阳椅上,翘起来的二郎腿晃啊晃,神色十分悠闲。

    一个身穿米色长裙的女孩从远处跑了过来:“老公,我们玩游戏吧。”

    男子懒洋洋的说道:“小媛啊,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王!子!清!”一个有些冰冷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男子赶忙吐掉草棍,从太阳椅站了起来,满脸笑容:“浅忆啊,我们都结婚了,直呼大名不太好,来,像小媛一样,叫声老公听听。”

    苏浅忆穿着一身泳装走了过来,看得男子口水直流,这身材,百看不厌!

    苏浅忆说道:“过来陪我们玩游戏,输了的话,今晚你就睡地板吧。”

    男子轻笑一声:“玩游戏?算你们两个一伙的,玩什么,说吧?”

    见他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苏浅忆嘴角微微扬起:“那就比比手指头的数量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