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一节 变异人

    2016年。

    一个身穿民工服装,胡子拉碴的青年坐在网吧,一只脚担在椅子上,他一边用手抚摸着脚,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QQ对话框。

    忽然,他淫荡一笑,手指笨拙的在键盘上敲到:没错小茹!我就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出来见个面吧!

    正当此时,他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别聊了!工头打电话叫咱回去搬砖呢!”

    “哦,好好。”胡子拉碴的青年赶忙答应两声,然后笨拙的在键盘上敲到:小茹,我这边有两个亿的生意要谈,下次再聊……

    走出网吧,青年看着旁边的中年人:“李叔啊,不是我说你,你整天打网游,赚的钱都投进去了,还在游戏里装帅哥,这太无耻了,你得攒钱给你儿子上大学!”

    “别提那小王八蛋!”李叔吐了个眼圈,仿佛想起了伤心事,随后说道:“王子啊,你也别说我,你不也整天在网上装富二代吗?”

    “什么王子?”青年无奈的摇头:“是王子清。李叔你别把‘清’字落下行不行?”

    “好,王子啊,你学费攒的怎么样了?”李叔仍然没有加那个‘清’字。

    王子清也懒得纠正:“快了,这月工钱发下来就够了。对了李叔,我想让你帮……”

    还没说完,天空忽然飞过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背后有着一对白色羽翼,飞行间落下几片羽毛,煞是好看!路人们纷纷看着天空,发出惊叹。

    “看啊,是变异人,真厉害!”

    王子清接住一片羽毛,撇撇嘴嘀咕道:“鸟人,你居然还会掉毛……”

    一旁的李叔笑了笑:“王子啊,你不是也在‘变异人学校’上学?认不认识那个人?”

    “嘘!低调!李叔你一定要低调!”王子清做了个‘嘘’的手势:“快走,回去搬砖了,不然工头会发火的……”

    ……………………

    下午,四点,建筑工地。

    终于搬完两千块砖,王子清贼眉鼠眼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左右无人,赶忙溜进一个未建好的房间之中。

    靠在墙上,他口中念念有词:“召唤……出来吧!基基!”

    话音刚落,只见王子清全身散发出神圣的光芒!这一刻,他仿佛仙人下凡!只是那脏兮兮的衣服暴露了他屌丝的本质。白光持续三秒钟,快速向他右手汇聚而去!

    下一刻,一个手机凭空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中!仔细一看,那手机也不是普通货色!竟是传说中可以砸核桃的诺基亚1100!黑白屏!发短信!超长待机!应有尽有!

    沉默了三秒,王子清狠狠将手机摔在地上!水泥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小坑!

    “看见你就来气!”王子清指着手机大骂:“别人召唤的都是飞禽猛兽,到了我这就变成手机!还他妈诺基亚的超长待机,我艹……”

    骂了几句,王子清的气似乎消了一些,捡起手机用衣服擦拭几下,发现水泥地面虽然被砸出小坑,但手机却毫发无伤!王子清见怪不怪,淡定的拨了个号码:“喂,我有急事,半小时后去你家找你。”说完,王子清不等对方回应,便匆匆挂断,也不知对方是男还是女……

    ……………………

    骑着李叔从二手市场买的破自行车,足足蹬了半小时,链条掉了三次,总算来到‘陵川别墅区’门口!

    陵川别墅区,全市最好,最名贵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全是达官显贵!

    此时一名保安正翘着腿坐在保安室,哼着小曲,捧着一本《屌丝道士》苦读。忽然,他发现一个穿着民工服装的人鬼鬼祟祟,想要混进来。

    保安虎躯一震,起身暴喝一声:“站住!”

    王子清正想偷偷摸进去,听到这声暴喝,吓的一个激灵!转头向保安看了过去!

    保安居高临下,威风凛凛的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王子清嘴角抽搐两下,看着保安手中那本《屌丝道士》,心说这货九成是个武侠迷!都他妈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土鳖的开场白?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王子清也只能配合着抱拳道:“在下祖籍开封府,人送外号搬砖小旋风!!”

    正当此时,一个十六七岁,梳着马尾辫的清纯女孩从远处跑来,跑到二人面前,手扶膝盖,上气不接下气。

    保安似乎认识这女孩,关切的问道:“小袁妹子,何事如此慌张?”

    小袁喘息了好一会儿,才指着王子清说道:“这是我家少爷的客人,让他跟我进去。”

    “哦。”保安有些失落的嘀咕一声:“还以为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呢……”

    跟在小袁后面,王子清色眯眯的打量着女孩的背影:“小袁啊,今晚跟我约会吧。”

    “不行。”女孩一口回绝:“少爷不让我跟你说话,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回答的!”

    但王子清却不依不饶,很有毅力的说了一路,小袁嘴巴闭的紧紧,不论王子清说什么,她就是不张嘴!

    进入别墅后,王子清说道:“小袁啊,来杯水,说了一路快渴死了。”

    环顾四周,这别墅中的装饰非常讲究,给人一种简约而不简单的感觉,由此可见,别墅主人的品味很不一般。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一个青年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他年约二十一二,五官俊朗,穿着白衬衣,白西裤,白皮鞋,全身上下一尘不染,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毫不做作,浑然天成,给人一种古欧洲贵族的感觉!

    再看大口喝着营养快线的王子清,形成强烈反差!也让人搞不明白,为何王子清这种纯血统屌丝,会认识青年这样的贵族?

    王子清擦了擦嘴边的奶,对青年说道:“鸟人,我中午看见你了,在抚宁路,你的大翅膀那叫一个拉风,只可惜它掉毛了。”

    青年冷淡的脸上略带无奈:“找我又有什么事?”

    王子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不管自己的脏衣服会不会弄脏高档沙发:“这个鸟……白羽啊,咱们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看在我们纯真的友谊上,我想……”

    还没等王子清说完,白羽便打断道:“你又想借衣服?”

    王子清一脸感慨:“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鸟人!不错!我就是来借衣服的!”

    看着脏兮兮的王子清,白羽问道:“你还是不肯接受我的帮助?”

    “不是啊,我正在请求你的帮助,借一套衣服让我出去泡妞!真是的,非要让我明说。”王子清抱怨了一句:“我先去洗澡,刮刮胡子,你把衣服准备好。”

    说完,他轻车熟路的向浴室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又省下去澡堂的十块,我该怎么花呢?”

    看着王子清的背影,白羽陷入了沉思。

    王子清,男,21岁。生于经商世家,幼年便与自己相识,是无话不谈的好友。王子清的生活也一直无忧无虑,直到……他15岁那年。

    一件谁也预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

    王子清父母双双被杀,公司财产不翼而飞!

    寄住在姑姑家,姑父‘意外’车祸,被撞的下肢瘫痪!

    寄住在叔叔家,当时堂妹正在上小学,但却有个神经病拿菜刀去学校门口乱砍,年仅11岁的堂妹‘不幸’被砍中右臂,到了医院,被告知必须截肢!

    王子清不是傻子,他知道,世上没这么巧合的事,这背后肯定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

    于是他不再依靠任何人,去咖啡厅给人弹钢琴赚钱,但刚弹了几天,咖啡厅便燃起大火,烧成一片废墟。

    去饭店做传菜员,饭店出现食物中毒事件,被迫停业。

    最终……王子清去了建筑工地,做起一名打杂小工,这份工作总算稳定了下来,没再发生意外,这一做,便是六年。

    白羽多次想给他帮助,但均被王子清拒绝,白羽明白,王子清是不想他被连累……

    一小时后,王子清围着浴巾走了出来,由于上半身没有遮挡,可以看到其身上处处伤痕,触目惊心!甚至还有一处是……枪伤!就在心脏附近的位置!

    刮掉胡子,吹干头发,再穿上白羽准备好的‘尼玛阿’(阿玛尼)西装后,王子清气场瞬间来了个180度大转变!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王子清梳洗打扮一番后,还真有那么点小帅!

    照着镜子,王子清满意的说道:“谢谢你了鸟人,我今晚约完会,明天就把衣服还你。”

    白羽面色冷淡,什么也没说,王子清晃了晃手机说道:“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先走,有事电话联络。”

    说完,他挺胸抬头的走了出去,哪里还有板砖工人的模样?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那奇葩保安还屋里看书,王子清特意在保安面前晃了几圈,奇葩保安愣是没认出来!

    王子清这才满意的扶起破自行车,慢悠悠向远处蹬去,穿着阿玛尼,还骑破自行车,这么掉价的事情,估计也就他能干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