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五十节 云天策

    一定是最近被羊驼折磨的有点神经质了!想起该死的羊驼,王子清咬牙切齿!

    见他表情不太对劲,张明美问道:“对了,听说周宛杰是变异人学校的,而且似乎也是召唤类变异人,而你又认识他,这么说,你们在同一班喽?”

    “嗯。”王子清坐在沙发上,随意答应了一声。

    “那,他厉害还是你厉害?”张明美略感兴趣的问道。

    这货露出一脸轻蔑的表情:“他和我,完全没有可比性。”

    事实的确如此。

    周宛杰拥有变异信天翁,王子清就有诺基亚1100!

    周宛杰有变异眼镜王蛇,王子清就有奇葩的羊驼……这怎么比?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但王子清说话的语气,实在太容易让人误会,张明美还以为,王子清的意思是说,他比周宛杰厉害得多。于是她喜上眉梢:“变异人保镖的价格很贵,没想到我每天一千块就把你雇回来,这次真是赚了……”

    正当王子清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诺基亚1100,发现是白羽打来了电话,按下接通键。白羽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在哪里?”

    王子清走到门外,满脸无奈的低声说道:“苏家大宅。”

    “怎么去了那里。”

    “这完全是个意外,现在我也是进退两难。”

    “我马上过去。”

    王子清赶忙制止:“算了,白苏两家一向不和,你来了只会更乱,我自己想办法吧。”

    “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立刻通知我。”白羽的语言虽然简洁,但还是可以看出,他很关心这位朋友。

    王子清低声说道:“放心吧,苏浅忆也在呢,她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有事的……”

    ……………………

    下午,那传说中的六妹终于到了!她只比苏浅忆小一岁,目前上大一,而且还是出国留学,在麻省理工,至于长相么……当然也是极美!而且给人一种淘气的感觉!

    她名字叫做薛雅琦,也是外姓。

    苏家这一代明显的阴盛阳衰,只有苏浅忆一只独苗,可惜还是个女孩。不过苏老爷子说了,以后苏浅忆找另一半的时候,男方必须入赘到苏家,改性为苏,让苏姓流传下去。

    人家强横怎么了?人家有钱,人家乐意!

    别说人苏浅忆是大美女,就算是个丑八怪,也有的是人挤破脑袋想入赘进来!

    薛雅琦明显也对这个‘二姐夫’比较感兴趣,毕竟二姐张明美一直都没带男朋友回来过,所以她不好奇才怪。

    这六个女人聚在一起,当然免不了要去逛街!而王子清,自然而然的就要去当免费苦力。

    这六个女孩,每个都是苏老爷子的心头肉,生怕她们受到伤害,苏老爷子又安排了一些保镖暗中跟随。还有一名女性变异人,她将和六女一同逛街,贴身保护。

    这名女型变异人嘴角有颗美人痣,年约二十七八,虽然身材比较苗条,但举动间却充满了爆发力!王子清当即断定,这女人是身体变异!

    虽然苏家是大户,不过六姐妹并未勾心斗角,而是关系比较密切,虽然一年才能见一次面,平时也较少联系……

    一行人来到大型商场,七个女孩在前面聊天,王子清跟在后头。再后面,还有几个变异人保镖暗中跟随。而她们聊的话题,正是前阵子白家遇袭事件。

    还好,那天晚上漆黑一片,只有极少的人知道,王子清在地下停车场干掉两只狼人……

    ……………………

    中午,一行人来到快餐厅,王子清端来汉堡,饮品放在桌上,然后说道:“七位美女,请用餐。”

    张明美微笑:“你也坐吧。”

    “小人不敢。”

    薛雅琦淘气的说道:“二姐,你们在公开场合打情骂俏,实在太过分了。”

    看着苏浅忆那能杀人的目光,王子清赶忙闭上了嘴巴,心说我就开个玩笑,怎么就打情骂俏了?要知道,我可是临时工啊……

    乖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埋头苦吃。正当他快吃完一个汉堡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一位面相和蔼的老者,而这老者……正是几个月前,在机场执行任务时碰到的‘月’!

    虽然名字听起来有点娘,但如果谁敢小看他,那就死定了!

    老者笑了一下:“小伙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王子清赶忙站起身:“前辈,看来您的美国之行很顺利。”

    “我这把老骨头,也折腾不了多久了。”

    “前辈说笑了,您可硬朗得很呢。”

    老者不知从哪夹出一张名片,递给王子清说道:“有空来找我聊聊。”

    名片很简洁,底色为白,上面写着一个名字:云天策。下面写着一个手机号码。

    “不如就明天吧,前辈有空吗?”王子清微笑着问道。

    这老者大有来头,或许知道当年的事,自从上次被误导,所有线索都断了。而老者可能会提供一些线索!

    “明天早晨七点,中山公园。”说完,老者转身离开……

    ……………………

    晚,八点,张明美的别墅。

    二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离的很远,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不会认为他们是情侣。

    张明美无聊的换了几个台,问道:“白天那位老者是什么人?”

    王子清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只见过一面而已。对了,你能不能安排一辆车,明天早晨把我送到中山公园?”

    张明美站起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知道了,等下会给你安排的。现在我要去洗澡,麻烦你先出去吧。”

    为什么要出去?这是张明美定下的规矩,她担心某色狼会偷窥,所以,在她洗澡的时候,某色狼必须出去,在外面冻一个小时,等她洗完澡,再打电话叫某色狼回来。

    于是,三分钟后,王子清敲开了苏浅忆的房门。

    苏浅忆站在门口,并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

    “这么晚来找我,小心被我爷爷知道,到时候你就完蛋了。”

    “我要是完蛋,你这辈子都别想让我还钱!”王子清狠狠威胁道。

    苏家妹子差点没气晕过去,就八千块钱,至于么……

    然后,王子清进入了苏浅忆的别墅,搓搓手说道:“外面好冷,快给我泡杯热茶。”

    苏家妹子不搭理他,自顾自的坐在那里看书。

    拿起一个芒果,王子清一边吃一边问道:“上午那个周宛杰是怎么回事?”

    苏浅忆仍然在看书,没有抬头,不过还是回答道:“周家在中央小有权势,周宛杰自恃天赋绝佳,说以后定能成为这一代变异人的翘楚,希望能在不入赘的情况下,让我嫁给他。”

    “那你怎么说?”

    “我和他一点都不熟,自然不会答应……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王子清嘿嘿一笑:“我才不担心,你不会舍得让姐夫我有事的。”

    然后……王子清被推了出去!门砰的一声关上!王子清站在门口,满脸无奈……

    ……………………

    次日,清晨,王子清坐车来到了中山公园。

    刚一下车,他就看到了老者,因为老者就站在公园的大门口。王子清迎了上去:“前辈,我提前了十分钟,没想到您还是比我早,真是惭愧。”

    “无妨,我也是刚到,一起走走吧。”

    “好。”王子清答应一声,跟老者走进了公园,边走便问道:“前辈你认识我父亲?”

    云天策走的比较缓慢,边走边说道:“当然,你父亲还要叫我一声大哥。”

    这不由让王子清微皱了下眉毛,老者看起来应该有七十岁左右了,而父亲如果没死,现在也就四十多岁,辈分怎么这么怪?

    云天策虽然没看王子清,但却知道他的疑惑,主动解释道:“我今年51岁。但由于变异能力是非常少见的‘剥夺’,虽然威力不错,但每使用一次都会损耗寿命,所以看起来已是行将就木。”

    “抱歉,让您想起了不开心的事。”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当年出了那件事,我也感到十分震惊,因为那秘密只有几个人知道,但却还是泄露了。所以近几年来,我一直暗中调查,究竟谁才是那个内奸。”老者看向王子清:“至于你,在社会上磨练一下也好,否则永远不会长大。”

    “当年那件事,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

    “我虽有些眉目,但却不能告诉你,因为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王子清沉默了一下:“那就换个问题,当年知道手镯的人,有多少?”

    云天策想了想:“不确定,但包括我在内,应该不超过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