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八十一节 童年回忆

    成功剜出弹头,苏浅忆将匕首扔到一旁,闭上眼睛说道:“这种经历,我不想要第二次。”

    “我也不想。”王子清笑了一下。只是,他嘴唇全是血迹,看起来很吓人。

    苏浅忆瞪了他一眼:“你还笑的出来?”

    王子清还想回答什么,但却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失血过多,疲劳过度,再加上刚才被匕首刺了好几分钟!这已经不亚于满清时期的酷刑了!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放松之后,他直接晕了过去……

    帮他擦了擦汗,苏浅忆陷入沉思之中。

    和他相识,是场意外。13岁那年,父母带自己去参加一个聚会,在他们谈生意的时候,自己跑到钢琴旁,看一个小男孩弹琴。

    他弹奏的很棒,而且,和自己年纪相仿。

    很快,二人便攀谈起来,后来,小男孩趁她不注意,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满脸正色的告诉她:“美女,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白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后来,当她知道那个小男孩叫王子清的时候,差点掏出手枪崩了他!!

    不过,每每想起当年那一幕,她都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再后来,听说王家没落了,他父母双双被杀,公司财产也不翼而飞。她想给他帮助,可他却拒绝的很彻底!直到三年前,他才主动找上门来,希望能买到一支威力强大的手枪。

    也不知自己当时在想什么,竟然费时几个月,亲自为他设计了一款独一无二的手枪!

    不过他没钱,总是赊账,自己就找借口折腾他。她对王子清有种异样的感情,从刚认识的时候,这种感情就存在了。

    只是,他现在只为复仇而活,这次想邀请他出海放松一下,却不成想出了这么多意外……

    ………………………

    王子清醒来的时候,发现太阳当空,应该是中午。

    苏浅忆坐在一旁,穿着他那件带血的衬衫,而他身上被布条缠住,是苏浅忆将自己的衣服撕成布条,绑在了他身上。因为衬衫全都是血,所以不能使用。

    “好渴。”王子清虚弱的说道:“弄些海水来给我喝。”

    见他醒来,苏浅忆喜上眉梢,但却拒绝道:“海水不可以喝。”

    “只喝一点没事的,细胞不会脱水。”王子清坐了起来,摸摸自己的脑袋,果然发烧了!失血过多,虚弱,再加上细菌感染,不发烧才怪。

    听他这样说,苏浅忆只好照办,谁让他是伤员呢?

    捧来一些水,放在他嘴边,让他慢慢喝了下去,然后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不好,因为没死成,又要还你钱了。”他开了个小玩笑,继续说道:“这次伤的比较重,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工作,恐怕又要拖欠几个月了。”

    “看在你昨天表现优秀的份上,就不算你利息了……海水好喝吗?”

    王子清摇头:“很苦很咸,不过你的手很软。”

    这货仗着自己是伤者,知道苏浅忆不会把他怎么样,竟然大胆调戏起来。见苏浅忆面色有转阴的趋势,他赶忙坐了起来:“浅忆,我们去找水吧。”

    “去哪里找?”

    “岛上应该有存储大量淡水的地方,狼人如果喝海水,早就死了。另外,他们也不可能喝矿泉水,你认为,野兽会扭开瓶盖么?”

    “有道理,不过,水源附近肯定有狼人出没,比较危险。”

    王子清站了起来:“我宁愿被狼人杀死,也不想活活渴死,更不想你陪我一起死。”

    “你在这里休息吧,我自己去找。”

    “这里也不安全,你还是贴身保护我比较好。”

    虽然话中免不了调戏的语气,但事实的确如此,万一狼人跑到这边,他就死定了!而且,她已经决心保护王子清不受伤害!于是点点头:“召唤羊驼吧,让它驮着你走……”

    ………………………

    羊驼无疑是很给力的,它驮着王子清在树林中行走,苏浅忆跟在一旁,端着冲锋枪警戒。

    只要羊驼不奔跑,倒也不是很硌。王子清虚弱的说道:“别人都以为,羊驼是个很坑的召唤物,却不知道它能把周宛杰弄成残废。”

    苏浅忆扫了他一眼:“臭美。算你运气好,把它召唤出来了。”

    “你是第一个知道秘密的人,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我可要找你算账……嗯?!!”

    王子清忽然跳了起来,吓了苏浅忆一跳,赶忙问道:“你怎么了?”

    “我怎么这么笨!”王子清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们还傻傻的寻找水源,却不知道最近的途径就在眼前!羊驼可以和其它动物交流,这样一来,不就知道哪里有水了么?”

    “这样可以吗?”苏浅忆略带期待的问道。她也很渴,已经一整天没喝过水。

    “应该没问题!”说着,王子清跟羊驼商量,表示让它帮忙,询问附近的动物,什么地方有水。

    羊驼果然十分给力!只用了两小时,便带他们找到了水源!森林中央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大大的游泳池!长20米,宽20米,深两米,王子清尝了一下,发现这水虽然有些咸,但喝多了却也不会脱水!

    这里面原本装的应该全是淡水,只不过下雨的时候,将一些盐分带了进来。

    这些水就是供给狼人饮用的!森林中一些小动物也会来这里喝水。

    此时已经顾不上卫不卫生,人也是动物,原始人也是这样喝水!在家的时候,可以喝纯净水,但这种时刻,谁还顾得上那么多?谁装纯,谁就要被渴死!

    苏浅忆也扭扭捏捏的人,蹲在水池边,捧着水喝了起来。

    足足喝了三分钟,总算把水分补充回来,王子清长吁口气:“第一次发现水的珍贵。”

    “嗯。”苏浅忆答应了一声,然后说道:“船上那几个应该也渴了一天,给她们带些水吧。”

    “我怕会失手杀了何曦。”王子清靠在一旁的树上说道。

    “如果她再敢对你不利,我会亲自开枪。”苏浅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王子清有气无力:“随你,可我们没有装水的容器。”

    “先回去拿瓶子,然后再来装水……”

    ………………………

    回到游艇附近,苏浅忆让王子清在远处等她,但王子清却不同意,怕何曦再放冷枪!虽然苏浅忆枪法不错,但也只是不错,和精准不沾边。

    王子清可以不用瞄准,百米之内指哪打哪!可苏浅忆却不行!所以,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王子清可以第一时间开枪!

    她不想王子清受到伤害,但王子清也不想债主受到伤害,所以,最终还是一起接近游艇……

    王子清有气无力,根本无法大声喊叫,所以,这个光荣任务只能交给苏浅忆。

    站在游艇附近,苏浅忆喊道:“二姐!张明美!”

    平时,苏浅忆是不会大喊大叫的,但此时却迫于无奈,如果王子清有力气,这个活绝对轮不到她来干。

    不多时,张明美来到船舷,见到二人奇特的打扮,赶忙问道:“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二姐,我们发现淡水了,扔几个瓶子下来,我去装一些回来。”

    “可是,怎么证明你们是真的?”

    这可让苏浅忆为难了。

    怎么证明?这还需要证明吗?正当她伤脑筋的时候,王子清在旁边虚弱的说道:“告诉她暗号。”

    “什么暗号?”苏浅忆微微一愣,她从不知道还有什么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