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八十四节 获救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八桶水全弄上游艇,搞定之后,他直接累倒,伤口崩开,断掉的肋骨也传来阵阵穿心疼痛。

    他很想睡,但现在却不能睡!因为危机还没消除!补给船的人随时可能找到这边!必须连续警戒两天!才能确定对方离开!

    所以这两天里,绝不能睡!

    海风很凉,周围一片漆黑,王子清穿着厚厚的衣服,靠在船舷,用红外线望远镜观察周围的情况。不多时,苏浅忆走了出来,递给他一杯热水和几粒药说道:“吃了它。”

    “如果穿上白色衣服,我会误把你当成护士。”

    “快点吃药。”

    “催的这么急,不会是毒药吧?”他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暖流传进身体,倍感舒适。

    “是消炎止痛的。”

    吃下药后,王子清问道:“这么关心我,你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不想让你这个免费劳动力死掉而已。”

    他撇撇嘴:“外面冷,你进船舱吧,这里有我一个警戒就够了。”

    苏浅忆摇头:“你很累,先去休息一下,换我来警戒。”

    “不用了夏娃,我知道你最关心我,快回去吧。”

    对于王子清的调戏,她额头布满黑线,不再搭理他,转身离去……

    ……………………

    两天后。

    王子清觉得这两天特别漫长,不过好在没发生什么意外。看来伪造的假现场,已经成功骗过补给船,让他们认为,那四个家伙全是被狼人所杀。

    危机暂时解除,他睡了15小时才醒过来。抢来的淡水可以维持三周,以苏家的能力与实力,这么久应该能找过来,所以,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岛上的银毛狼人干掉,就能活着回去。

    果然,过了四天,有一艘船接近!王子清视力极好,一眼就看到,站在对面船舷的人竟是白羽!白羽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他,背后伸展双翼,直接飞了过来!

    王子清心中高兴,但还是抱怨道:“我说鸟人,你怎么这么慢?是不是泡妞去了?”

    白羽自然不会和这货拌嘴,而是打量王子清一番:“你受伤了?”

    “说来话长,这次虽然伤的较重,但也得到了大量关于组织的情报,我和你说……”王子清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简单描述一遍,然后说道:“结论是,组织总部位于太平洋上某个小岛,航行到这个岛只需四天。”

    “一个月送一次补给吗?”白羽问了一句。

    “嗯,很准时。”

    “那你已经暴露了。”

    “什么意思?”

    “按你所说,岛上本有三个人类,他们可以变身狼人,并负责看守这座小岛,确保野生狼人的秘密不会泄露。同时,他们也是人类,吃的食物由补给船运送。也就是说,补给船每次到来的时候,他们都会去拿食物,可这一次,他们却并未出现。”

    王子清拍了下额头:“我当时只顾抢水,竟忽视了这么重要的问题!既然他们早知岛上还有别人,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呢?”

    白羽摇头说道:“可能性太多,无法判断。这艘游艇还可以行驶,我派一名会开船的人送你们回去。”

    “你不走?”

    “我要留下调查……”

    ……………………

    尽管王子清已经告诉白羽,这里很危险,但白羽却执意留下。王子清也想留下,却遭到拒绝,他伤的不轻,留下来很可能会丢了性命。

    另外,白羽私下告诉他,其实变异人学校这次之所以放假,就是要彻查狼人!所以,他会尽快将跟学校取得辽西,到时会赶来大量变异人,不会有危险。

    王子清终于答应离开,等伤势恢复一些,再回来帮忙。

    白羽办事一向靠谱,派来的船员也十分靠谱,安全将游艇开回了港口。

    上岸后,苏浅忆说道:“你去医院吧,医疗费用我来出。”

    “不用了,你送我回S市就好。”王子清可不想多欠她人情,所以,他要回去找半仙儿。绝对不收一分钱,而且效果比医院更好!

    苏浅忆安排了一架直升机,送他送回S市。至于她自己,则去了首都,她要向苏擎苍反映一下何曦的问题,这次何曦做的确实太过分了!

    何曦知道自己完蛋了,一路面色苍白。不过,没人去管她,她是自作自受……

    ……………………

    回到S市,已经是晚上八点,一路来到半仙儿家门口,刚要敲门,忽然听里面传来半仙儿的浪叫声:“哈压库!哈压库!!”

    王子清当场就沃了一个槽,这里面是怎么了?半仙儿的声音为何如此销魂?

    考虑了几秒钟,王子清没有敲门,而是给半仙儿打了个电话。

    “喂,半仙儿,忙什么呢?”

    “没忙什么,太平洋风景怎么样?”

    “你真的没忙什么?那哈压库是什么意思?”

    半仙儿挂断电话,打开房门:“看球赛呢,有点激动……你这是怎么了?”

    王子清胡子拉碴,眼圈黑黑,口唇苍白,以半仙儿的医术,当然一眼就看出他受了重伤。

    “出了些意外,差点儿回不来,小娜不在?”

    “她在我父母那边,我爸妈很喜欢她,我们都快结婚了。”

    王子清惊呼一声:“结婚?你疯了?!”

    半仙儿愣了一下:“怎么了?”

    “以后你改名吧,叫杨不群,杨不败也行。”王子清关上门:“难道你不知道她的能力是血液腐蚀?一滴血就能将地板弄穿!你认为你的‘牙签’能抗几秒?”

    “瞎操心。”半仙儿一边看球赛,一边说道:“血液腐蚀能力是可以控制的,不然上次给她动手术的时候,我双手早被腐蚀掉了。”

    王子清也坐在沙发上:“半仙儿,你要是跟别人结婚,我肯定大力支持,但这女杀手……你还是考虑一下比较好。”

    “我早考虑过了,小娜是真心悔改……对了,白羽那边进展怎么样?找到组织了吗?”

    “有眉目了,如果顺利,一个月之内就能得到结果。”

    “那敢情好……对了,你还没说,你的伤是怎么弄的。不严重的话,看完比赛再给你处理。”

    王子清无奈:“哥,我的命重要?还是比赛重要?”

    “你的命重要。”半仙儿回道。

    这让王子清倍感欣慰,可谁知这货紧接着又来了一句:“但比赛更加重要!扣篮!哈压库!”

    ……………………

    等半仙儿看完比赛,两个小时过去了,王子清都快睡着了,半仙儿忽然来了一句:“脱衣服。”

    “干什么?”王子清瞬间清醒。

    “你不是说自己中弹了?脱衣服给我看看。”

    脱掉上衣,半仙儿看了看伤口:“化脓了,就算医疗设备差,你也应该注意一下,要是再晚几天,可能你就回不来了。”

    “没那么严重吧?”

    “你可别小看它,有时往往就是一些小伤不注意,从而引发了大病。”半仙儿非常专业的说道。

    “别说我了……你让女杀手和二老在一起,不怕他们有危险?”

    半仙儿有些不满:“小娜是真心悔改,你怎么总不相信她呢?”

    看来半仙儿已经魔障,王子清赶忙改口:“不,我的意思是,组织在追杀她,她和二老在一起,万一遇上杀手……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你也清楚。”

    “这个我知道,从过年一直到现在,都没见组织派来杀手,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我妈太喜欢她了,不然我也不想让她去……”

    对于女杀手,王子清保持怀疑态度。杀手一般都是从小就被洗脑,极少有叛变事件发生,何况那个小娜……怎么看怎么像是故意接近半仙儿,目的么,当然就是手镯!

    虽然只是怀疑,但这种可能性非常大!超过80%!

    眼看着半仙儿越陷越深,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唯有早点抓住组织的高层进行逼问,看小娜是不是真的叛变。

    可如果真的叛变,以那组织的实力,又怎可能找不到她?

    半仙儿此时正在给他处理伤口,但伤口感染严重,已经没有痛觉,反而觉得很痒。

    “哈哈哈。”王子清怕痒,忽然笑了起来。

    半仙儿无奈:“你是笑点低学校毕业的吧?给你缝伤口都能笑出来,心是有多大?”

    在他的数落中,总算处理好伤口,王子清天真的问道:“这伤一星期能好么?”

    半仙儿继续数落:“你当我是神?这种伤一个星期怎么可能会好?”

    “那要是多喝骨头汤补补呢?中医不是讲究以形补形么?”

    “那你肋骨将恢复的更慢。”半仙儿说道:“骨头汤对于骨折患者来说,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会不利于伤势恢复……”

    ……………………

    在半仙儿家借宿了一晚,第二天,王子清返回工地!搬砖小旋风强势回归!

    李叔表示热烈欢迎,请他吃了一大碗冷面,这货撑的是直打饱嗝!把肋骨都撑疼了!

    正当这货满脸苦逼的揉着胸口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接听之后,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好?”

    “我是李萱萱,你能来帮帮我吗?我好像遇上狼人了。”女同学李萱萱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子清一边揉着胸口,一边说道:“不用怕,放出你的大白熊,直接拍死它就行。”

    “不是呀,我妈妈最近很古怪,有点不大对劲,但我又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狼人变的。所以想请你来我家做客,帮我分辨一下,听说你分辨狼人的本事很厉害的。”

    这……是哪个倒霉孩子跟她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