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九十三节 神秘的欧珺瑶

    “你说的都是真的?”罗霄追问了一句。

    “当然,我哪敢骗您?这绝对真是个误会,其实我性取向很正常,只是那该死的鸽子把信送错了而已。”王子清一脸苦逼的说道:“您也知道,这鸽子刚召唤出来不久,还没经过训练,出现送错信的事件,应该也可以得到谅解。”

    罗霄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另外,按照他的描述,欧珺瑶行为的确有些怪异。

    她在学校中属于红人,追求她的富家公子不计其数,又岂会在意这么一个废柴?看完那封带有调戏味道的信后,如果她还是选择去小树林赴约,那就百分百可以证明,她有问题!

    虽说废柴的召唤物非常差劲,但在美色面前,还能发现这个细节,脑子倒是不笨。

    当然,罗霄不是傻子,不会听信王子清一面之词,所以他决定,今晚跟王子清一起去。

    “老师,你在开玩笑吧?”王子清挠了挠头发:“如果被她发现,这计划就无效了。”

    但罗霄态度十分强硬,一定要去,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他了……

    ……………………

    这算什么事儿?原本好好的计划,罗变态非要进来插一脚!不过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该死的肥鸽!要不是它把快递送错,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多事端!

    王子清直接走进厨房,操起一把菜刀向肥鸽冲去!他要宰了该死的鸽子!今晚就炖了,补补身体!

    羊驼很聪明,猜到了王子清要干什么,赶忙挡在王子清身前,嗯嗯轻叫,阻止这场由情书引发的血案。

    要说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羊驼的面子却不能不给!

    也不管肥鸽听不听得懂,王子清用菜刀指着它说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我给尼玛一个面子,下次再敢惹我生气,我就把你炖了!”

    “咕咕咕。”

    肥鸽叫了几声,又拉了一坨鸟屎。

    对于这种挑衅的行为,王子清差点没忍住,拎着菜刀扑上去干死肥鸽!

    不过羊驼今天似乎罩定肥鸽了,硬是将王子清拦了下来……

    一个肥鸽不重要,但羊驼却是绝对的杀手锏!为了给羊驼面子,今天就放它一马!

    至于送信……只能控制肥鸽去送了。原本还想好好训练一下呢,看来这厮是朽木不可雕也,总有天要找机会把它给炖了……

    转眼到了晚上,罗变态早就埋伏在树林中的某棵树上,王子清则抓着一把野花,后腰插着手枪和匕首,随时都可以应付紧急情况。

    这次的计划没通知白羽,因为他只是怀疑而已,没必要兴师动众。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可却还没看见欧珺瑶的影子,难道说她今晚不会出现?

    是自己想多了?可能最近被狼人折磨的精神分裂了,疑神疑鬼,看谁都不正常。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些窸窣的声音响起,他问了一句:“珺瑶,是你吗?”

    “是我。”一个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正是欧珺瑶,她面带歉意:“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不要紧,我也是刚到,再说你很守时,现在刚好十点。”

    “那鸽子来送信的时候,我真的惊喜了一下,你很有创意嘛。只不过那信的内容,就有点……”欧珺瑶顿了一下:“今晚有乌云,月亮被遮蔽了,你想带我看什么呢?”

    “我们可以聊天啊。”王子清真诚的笑道。

    欧珺瑶有意无意看了一眼罗变态藏身的大树,然后说道:“我想看海,不如去那边走走。”

    王子清心中暗叹口气,心说罗变态真讨厌,果然被发现了!对方可是拥有声波定位能力的,简直就是个活雷达,稍有一点响动都能被她发现。

    看来,计划已经失败一半了,不过,既然她想绕到远点的地方,说明还有机会。于是王子清爽快的答应道:“没问题,不论你想看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你还真体贴呢。”说着,二人向远处走去……

    ……………………

    站在距离游艇较远的位置,看着黑漆漆的大海,王子清打开手电:“这样能看清楚一点。”

    “这么晚把我约出来,你想干什么呢?”

    “聊天啊。”王子清另一只手悄悄放在后腰:“白天想找你都没机会,围着你的人太多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呀?”欧珺瑶问道。

    王子清点头:“当然,我在信里写的那么清楚,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不管怎么说,前几天我也救了你一名,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以身相许吧,我不会介意的。”

    欧珺瑶微微一笑:“的确,前几天你‘救了’我一命呢。”她将那两个字咬的很重。

    “怎么?难道你想不认账?”王子清假装调侃了一句,但已经随时准备拔出手枪!

    欧珺瑶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你太聪明了。”

    “哦?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夸奖我呢?”

    “这不是夸你,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那会将自己推到危险的位置。”

    王子清呵呵一笑:“其实后来我也反应过来了,那天追逐你的狼人,其实是想将你追到一个无人角落,然后你们交流某些情报,却没想到,我好心办了件坏事,提前将那狼人杀死,结果导致你们没有成功交流,是这样吧?”

    “所以我才说,你太聪明了。”

    “是你过奖了,我不聪明,那只是一种假设,刚刚才被证实而已。”

    欧珺瑶捋了捋头发:“死在你手里的狼人,恐怕已经不下两位数了吧。”

    王子清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问道:“这么早就摊牌,看来我今天无法活着离开了?”

    “不不不。正相反,我想邀请你加入组织,我们正缺少你这样的人才。”

    “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回答,加入你们,我岂不也要变成你们那样的怪物?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如果你肯加入,我可以然你成为首领级的狼人,无需服用任何药物,基因也不会崩溃,甚至还可以延长寿命!另外,速度、力量方面也会大幅度提升!”欧珺瑶抛出了橄榄枝。

    “可是我对狼人不感兴趣,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变成畜生呢?”王子清毫不留情面的回了一句。

    欧珺瑶并不在意,继续说道:“当然,这可能无法引起你的兴趣,不过……关于七年前那场血案的情报,你应该会感兴趣吧?”

    王子清目光一凝:“你说什么?”

    “关于当年那件事,我保证,组织里肯定有人知道的比你多,因为他们都有参与。不过杀了你父母的人,并不是组织里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这番话让王子清思索了起来,欧珺瑶对他感兴趣?当然不是,那只是表面上的说辞。既然这么了解当年的事情,那么,她肯定也知道手镯的存在!所以,她的真正目的应该是手镯!

    先骗自己加入组织,然后套取手镯的情报!

    不过,关于当年那件事,他们可能真的掌握着什么情报。自从柳庆斌事件过后,线索就中断了,这次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想利用他们,估计没那么容易,无异与虎谋皮,随时都可能被他们反咬一口!

    现在和欧珺瑶交手也不是上策,恐怕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既然敢约自己单独来到这里,肯定有所依仗。

    如果错过这一次,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得到关于当年的情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