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一百八十八 这是个误会

    听她的语气并不似作假,而且王子清也知道女孩对他的依恋程度,所以,他不再耽搁,收起资料,坐上计程车直奔机场。

    四十分钟后,机场。

    “小媛,你怎么跑过来了?你妈知道吗?”

    女孩嘟着嘴:“她不让我和你见面呢,我编借口说来H市找朋友,她才让我来的。”

    “真是女大不中留,你还这么小,胳膊肘就往外拐了。”王子清打趣道。

    女孩跺了跺脚:“哼!不理你了!”

    王子清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好了,走吧……”

    一边往机场外面走,王子清一边说着合租的事情。

    “什么?特工哥哥跟一个女警察合租?我不住宾馆了!我要住你家!”

    “可我那只有一张床。”

    “我不管,我就要去!”女孩醋意十足的说道。

    王子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便你了。”

    “特工哥哥,你跟那个女警察真的不熟吗?”

    “真的,我都不知道她叫关乐瑶。”

    “骗子……”

    ……………………

    傍晚,五点,王子清合租的房间。

    “小媛,笑一笑嘛,我刚才是逗你的。”

    “不笑。”女孩满脸醋意,用手指缠绕头发,不搭理王子清。

    “真的不笑?”

    “不笑。”

    “那我可要挠你痒痒了!”说着,王子清装模作样的捏了捏拳头,扑了过去。

    柳馨媛最怕痒了,这点王子清早就知道。

    “啊,哈哈哈……不要啊!救命!”

    所谓无巧不成书,就在此时,关乐瑶回来了!协扔叼亡。

    在外面抓捕毒贩忙碌了一天,拖着沉重的身子刚到家,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不要,救命’的女人声音,正义感爆棚的女警走进厨房,提起菜刀,一脚踹开王子清的房门!!

    “别动!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而王子清此时正半趴在女孩身上,手放在她的腋下搔痒,可由于角度问题,关乐瑶看到的是,他正在抚摸女孩的胸部,并且女孩衣衫不整。

    见床上的二人发愣,关乐瑶继续说道:“看你斯斯文文的,想不到却是个衣冠禽兽!哼!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强女干未遂,判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我要亲手把你这禽兽送进监狱!”

    女孩赶忙站起来,挡在王子清身前:“不要啊,他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那你们刚才?”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他在挠我痒痒。”

    王子清也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门说道:“警察小姐,你不分青红皂白就闯进来,吓到我们不要紧,但却把门踢坏了,你说怎么办?”

    关乐瑶满脸尴尬,甩下一句‘我会把门修好的’,便跑了出去……

    ……………………

    通过刚才的谈话,女孩终于确定,特工哥哥和那个女警真的没什么,于是便不再吃醋,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柳馨媛在这里住了两天,王子清则两晚没合眼,当然,这只是小意思,他念动力很强,一星期不睡都没问题,更不会产生疲惫感。

    两天后,女孩走了,临走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特工哥哥一定要想她,并送上香吻一枚……

    目送她上了飞机,王子清摸摸嘴唇,转身离去。

    虽说陪了女孩两天,但这两天并没白白渡过,趁女孩睡觉的时候,他细心钻研着变异人资料,终于确定了第一个目标!

    目标名叫姜骏,是一家四星级酒店的老板,43岁,三级控电型变异人。

    按照正常情况来讲,变异人的资料均为绝密,就算市长级的官员都没能力调查!可王子清背后有唐星支持,所以弄到这些资料并不算难。

    根据王子清研究发现,此人极可能与‘四叶草’有关联!

    所以刚送走女孩,他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这间四星级酒店,准备和姜骏谈谈。

    然而,他刚踏入酒店,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酒店门口站着两个迎宾女郎,其中一个正是关乐瑶!她不是警察吗?怎么跑到这当迎宾女郎了?根据香港警匪片的经典桥段,应该是警方在执行什么任务!并让女警假扮成迎宾女郎,探查敌人动向!

    但王子清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又不是拍电影,抓个匪徒何须这么夸张?

    可下一秒,他又推翻了之前的推想。因为酒店大厅中的气氛更加怪异,三四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似闲谈,目光却都隐蔽的朝这边望了过来。

    扫地大妈不好好的扫地,还戴着个无线电联络设备。

    前台的一对男女原本正在说笑,见王子清进来,立刻严肃起来,眼底还带着一抹凝重。

    以王子清的聪明才智,哪还看不出情况?他扭头就走!心说运气这么差?看来今天不能和姜骏谈话了,毕竟他不想卷进警方的行动中……

    ……………………

    关乐瑶很紧张。

    警方接到线报,说这间酒店今天会有毒品交易,这件事引起了市局高度重视,所以便派了一些警员假装成酒店工作人员,伺机行动。

    而她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敌人是凶残的黑帮成员,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就在她努力适应迎宾女郎这个身份时,忽然发现一个身影走进酒店,而他不是别人,正是跟自己合租的家伙!

    关乐瑶发动她那强大的联想能力,马上就推理出事情的‘真相’!

    这家伙从没来过H市,人生地不熟,那么他来H市干什么?

    好,就算他是来旅游的,可警方收到线报,今天这里会有毒品交易,他明明已经租了房子,还来酒店干什么?而且还拎着个包!答案只有一个,他是来卖毒品的!

    而且这家伙见到自己之后,竟然扭头就走!明显是心中有鬼!关乐瑶当即做出判断!从旗袍内侧掏出手枪:,枪口对准王子清“禽兽!不许动!”

    果然,见关乐瑶动手,屋里埋伏的众警察也纷纷动手,连扫地大妈都掏出了手枪!换做普通人,早就吓得尿出来了!!

    与此同时,远处一个面包车中,几个大汉额头布满冷汗:“艹,还是老大聪明,怀疑里面有埋伏,让我们晚点进入,不然哥儿几个今天都要进局子了……”

    酒店中。

    “把包扔在地上,双手抱头!”

    一个年长的警察皱眉问道:“小关,你在干什么?不是说好了,等他们交易的时候再动手吗?现在计划全被打乱了!”

    “王队,我不是故意的,但情况紧急!”关乐瑶解释道:“这个人叫王子清,跟我合租一个房子,他肯定是来交易毒品的!您也看到了,他刚才见到我之后转身就走!如果现在不抓他,他可就跑了!”

    王队点了点头,心说有道理,但他还是问了一句:“小关,你真有把握?”

    “是的王队,他那个背包里肯定装的肯定是毒品!”关乐瑶信心满满的说道。

    “好,小关,如果他真是嫌犯,你就立了一个大功!小子,把你的背包打开!快点!”

    被枪口指着,王子清面色平淡:“警察同志,这是个误会,我不是来卖毒品的。”

    关乐瑶哼了一声:“少废话,快点打开背包!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

    王子清叹了口气,将背包打开,只见里面放了两盒男士内裤,以及十双袜子,再无它物。

    “毒品一定藏在盒子里,或者夹在袜子里!”关乐瑶劈手夺过背包,拆开内裤盒仔细检查起来,可查了半天,发现那只是普通的男士内裤和袜子,不由得又羞又怒!

    羞的是,自己刚才拿着内裤又看又闻;怒的是,自己完全猜错,并破坏了整个行动,和警方精心的策划!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眼前这该死的男人!!

    王队脸上也有些挂不住,面色阴沉的说道:“收队,把这小子带回去,他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好好审问一下,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线索!”

    于是……王子清倒霉的进了警局。

    “王队,这个人的资料被加密了,我们没有权限查看。”

    “加密是什么意思?”一旁的关乐瑶问道。

    由于她算是个美女,所以技术部的警员耐心解释道:“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是中央的高官,个人资料被加密很正常。第二,他是个变异人。”

    而正当此时,王队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是局长打来的电话,赶忙按下接听键:“局长……啊,没错,我们抓了个名叫王子清的人,什么?立刻放了他?好好,我知道了。”

    “王队,怎么回事?”

    王队面色凝重:“技术部刚刚访问了王子清的资料,上面就打了电话过来,知道我们抓了他之后,上面要求立即放人。”

    “上面?是市局吗?”

    “别问了,小关啊,从现在起,给你带薪休假,直到这件案子结束,你再回来上班。”

    ……………………

    王子清刚进去不到一小时就被放了出来,和他一起走出警局的,还有身穿迎宾女郎旗袍的关乐瑶,她面色很难看。

    警局距离住的地方并不远,走路大约十分钟左右,两人在路上很默契,均是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