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一百九十二节 非人般的折磨

    “不然呢?”

    夏天禄笑了一下,满脸肥肉乱颤:“不然就让你吃点苦头,落在我手上,我迟早会让你交出手镯,只是时间问题。区别是,你选择现在拿出来,还是被我折磨到生不如死时再拿出来。”

    王子清将头转到一旁,表示不想和他说话。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夏天禄从办公桌抽屉中拿出一根皮鞭,递给方倩说道:“先给他来点入门的,如果不开口,再换些更好玩的。”

    方倩不敢拒绝,接过鞭子,走到王子清面前,眼中充满了歉意。

    “还愣着干什么?打!”

    ‘啪!’

    此时刚到十月份,天气还很热,王子清只穿了一件白衬衣,这么薄的衣服,皮鞭抽上去当然不好受!他疼的浑身肌肉绷紧,眉毛微皱了一下,但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

    叫出来也是徒劳,不可能勃起同情心,反而会让夏天禄更加得意!还不如省点力气,想想怎么脱离困境!

    “怎么停了?难道你看上这小白脸了?”

    “我没有。”方倩咬着下唇,又挥出一鞭子!

    “没吃饭吗?拿出你三级变异人的力气来!”

    ‘啪!啪!啪!’

    方倩加大了力气,鞭响之声不绝于耳,三级力量型变异人亲自执鞭,就算她手下留情,那痛苦也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转眼,二十鞭过去了,但对王子清来说,却彷如20年一样漫长!吊起来的双手和镣铐之间摩擦,擦破了皮,些许血迹顺着胳膊淌了下来。

    衬衣被抽的支离破碎,一道道鞭痕呈现在身上,王子清咬破了嘴唇,硬是没吭一声!

    夏天禄悠闲的喝了口茶,来到王子清面前:“其实我是个佛教徒,有一颗慈悲之心,看你这样受折磨,我也是于心不忍。快把手镯交出来,我放条生路给你走。”

    “妄想!”

    “那手镯不属于你,难道你想像你父母一样死于非命?”

    王子清嘴角带血的笑了一下:“那是我父母拼死留下的东西,就算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我早已将它扔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你省省力吧。还有,现在觊觎手镯的人很多,我失踪了,肯定会有不少人出来找我,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你关不了我几天的!”

    夏天禄用力在王子清脸上拍了两下:“小子,这点我也很清楚,不过你放心,在我的手段之下,你也撑不了几天,继续给我抽!”

    手镯,不属于任何人。

    但那却是父母拼死留下的遗物!王子清能够理解,为何当年父母没交出手镯。因为这东西极有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不是开玩笑的!

    而且,王子清也要靠手镯去报仇,所以,他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

    被抽了上百鞭,他浑身汗水,伤口火辣辣的疼,同时也觉得口干舌燥。

    夏天禄看了看手表:“不早了,该回去睡觉了,你们两个也回去休息吧。”说完,他向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王子清,给你一晚的时间考虑,如果还是冥顽不灵,明天就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阵岁纵扛。

    ……………………

    三个人都走了,只留下王子清还被吊在屋中,他尝试召唤羊驼,却发现根本就是徒劳,被注射了药物,念动力完全被压制,无法使用!

    大意了!即便自己做事谨慎,却还是着了夏天禄的道!那附近的饭店中,每家都安插了眼线,不管去哪家吃饭,都会被迷晕,之后吊在这里。

    由于念动力受到压制,再加上身体虚弱,让他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然而,刚眯了一小会儿,忽然听到开门声!

    睁开眼睛,发现来者是方倩,她走到王子清身前,歉意的说道:“谢谢你没把我供出来,夏天禄知道你见过我之后,就拿我弟弟做要挟,让我引你出来,否则就……”

    “不用说了,你从一开始就是演戏,我不会再上当,更不会配合你继续演下去。”

    “我没骗你……对不起。我带了面包和水,你先吃点吧。这锁链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我也弄不断。”

    不管她究竟有什么目的,博取同情或者其他,但自己已经被抓起来,面包和水便不会有毒,因为那是多此一举。

    王子清是个明智的人,不会倔强的拒绝食物,他要保存体力,考虑如何逃出去。所以方倩将面包递到他嘴边时,他毫不犹豫的大口咬了起来。

    吃过面包,又喝了瓶水后,方倩说道:“对不起,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如果再搞小动作,恐怕我弟弟性命难保。你休息一下吧,明天还会有更残忍的折磨……”

    ……………………

    与此同时,国家变异人机构。

    唐星坐在办公室,面色严肃:“什么?王子清失踪了?手机信号消失13小时?”

    “是的,这和他平常的行为模式不符。”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站在他面前汇报。

    “继续监督,如果明天中午信号还没出现,再向我汇报!”

    ……………………

    次日。

    王子清被推门声惊醒,睁开眼睛。

    他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因为屋里没有钟表,也没有窗户,只有一根24小时亮着的灯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三个人走了进来,分别是肥胖的夏天禄,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娜,以及面色复杂的方倩。

    夏天禄走到他面前,问道:“考虑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手镯是不可能交给你的。”

    “好!有骨气!那我们就玩点新花样!”夏天禄看向小娜:“去接点水来,倒在他身上,然后把空调设置成最低温度,搬到他面前直吹,那种滋味,看他能撑多久。”

    五分钟后,一盆冷水泼在他身上,空调也搬到了前方,打开之后,强烈的冷风吹了出来,通过蒸发制冷的原理,王子清感觉全身都传来刺骨的寒冷!这种折磨,比之昨天的鞭打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子清忍不住颤抖起来!这也是人体的本能反应之一,颤抖可以产生热量……

    就这样,被冷风吹了十分钟后,王子清已经嘴唇苍白,牙关发颤。

    夏天禄悠闲的抽着烟,用遥控器关掉空调,问道:“怎么样?想好了吗?”

    王子清声音颤抖:“只有心理变态的人,才能想出这种折磨人的招数!”

    “谢谢夸奖。上次用这招的时候,是对付一个叛徒,和外人合伙偷了我两亿。开始他不肯咬出同伙的名字,但我用这招折磨了他半小时,他就乖乖说出了一切,恨不得将他老婆内裤的颜色都说出来。就让我看看,你能否超过半小时,打破他的记录。”

    就这样,身上的水刚被吹干,就又被泼上冷水,很快,全身都冷的失去了知觉!意识也逐渐模糊,最后彻底晕了过去!只有身体还在微微颤抖,证明他还活着。

    “咦?这么快就晕过去了?我再去接盆水把他泼醒。”小娜倍感无趣的说道。

    夏天禄摇摇头:“算了,再继续下去他会死的。死人可不会说出手镯的下落……小娜,这边就交给你了,想办法让他开口,但别把他折磨死,否则我唯你是问。”

    “放心吧,执事大人。”

    “嗯,也别耍花样,这屋里有针孔摄像头,一切小动作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说完,他有意无意的瞥了方倩一眼。

    方倩身体一震!

    “怎么?你也觉得冷?今天还有课吧?别迟到了……”

    ……………………

    不知过了多久,王子清悠悠转醒,他还是觉得很冷,不用说,肯定是发烧了。

    环顾四周,发现还在那间办公室中,但却不再被吊着,而且被锁链绑在铁椅上。试着挣扎两下,发现绑的很紧,凭他无力的身体,不可能挣脱。

    正当此时,门开了,小娜走了进来。见王子清睁着眼睛,她笑眯眯的说道:“呦,这么快就醒啦,我知道你被吊着一定很难受,所以就给你换个姿势,怎么样?坐着舒服吧?这可都是看在杨哥哥的面子上。”

    “别跟我提半仙儿。”王子清虚弱的说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心肠竟比蛇蝎还毒!”

    “随便你怎么说喽,当年你开枪打中我右肺,导致整个右肺被摘除,这笔账该跟你算一算了。”

    “若非你贪图手镯,也不会有此下场,更害死了小媛的父亲,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哼!你的念动力全被压制住了,用嘴和我算账吗?乖乖交出手镯,否则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我可不像夏执事那么‘温柔’!”

    王子清闭着眼睛:“是吗?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见他不配合,小娜从桌上拿起水果刀,抛了两下,说道:“知道为什么把你锁在凳子上么?就是为了方便用我的方法折磨你!”

    说完,小娜用水果刀划破她自己的手掌!将几滴血洒在了王子清的左臂上!那血液就像浓硫酸一样,快速腐蚀着的皮肤,不一会儿就将小部分皮肤腐蚀殆尽!露出森森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