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一百九十三节 恩断义绝

    这种痛苦,连王子清都忍不住闷哼起来!五官挤在一起,像他这么顽强的人都露出痛苦之色,可见他正在承受何等的痛楚!!

    “我的能力是血液腐蚀,怎么样?滋味不错吧?我会一点一点腐蚀你的皮肤,让你眼看着自己的胳膊变成一根骨头!”

    “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会还你十倍,百倍,千倍!!”王子清嘴唇带血的喝道!

    “嘴还真硬啊,很好,我们继续……”

    ……………………

    三分钟后。

    左臂被腐蚀出两处乒乓球大小的伤口,血肉模糊,全都露出了骨头!但那腐蚀能力太强,连骨头都在被慢慢腐蚀!!

    “说不说?”

    “不……说!”王子清浑身汗水湿透,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好,接下来我会在你脸上洒血,不想毁容的话,就乖乖……”

    还没说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娜皱皱眉毛,开门一看,是去而复返的方倩。她刚要发问,方倩却抢先说道:“小娜,外面有人找你!”

    “嗯?你想把我引开吗?”

    “不是,真的有人找你,那人自称杨博风,你认识吗?”

    听到这个名字,小娜身体一震:“他怎么找到这里的……你看着王子清,我出去看看!”

    小娜走后,方倩赶忙来到王子清身前,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她倍感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我现在就救你出去!”

    说着,她从手提包中拿出一支注射器:“你念动力受到压制,这支是解药,根据个人体质,生效时间从十分钟到三十分钟不等。”

    王子清意识模糊,只能微微点头。

    方倩不再废话,将药注射进他的血管,然后说道:“我只能帮你这么多,接下来要靠你自己,夏天禄很快就会发现我偷了解药,我要尽快带弟弟逃走,你保重!”

    说完,方倩拿着手提包匆匆离去……

    三分钟后,王子清恢复了一丝念动力!昏沉的头脑逐渐清醒,看来解药是真的!

    只要恢复念动力,他就有办法逃出去!

    此时他手脚被铁链锁在椅子上,而这铁链又是特制的,连方倩都不能用蛮力扯断,更不用说虚弱的王子清。但王子清很聪明,只一瞬间就想到了对策。

    锁链的钥匙肯定在小娜身上!因为不久之前,自己是被吊起来的,后来才被小娜锁在椅子上,没有钥匙,是无法更换位置的。

    再恢复一点念动力,就能召唤羊驼了……

    ……………………

    十分钟后,小娜去而复返,扫视屋子一圈,问道:“方倩人呢?”

    刚问完,小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喂?执事大人,什么?方倩偷了你的解药?王子清现在很危险?让我立刻离开?”

    就在此时,王子清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爆射出两道精光,低喝道:“动手!”

    一只羊驼从办公桌后跳了出来,下一刻,小娜动不了了!她中了念力操控!此时她面色惊恐,如临大敌!

    羊驼从小娜上衣兜里翻出钥匙,来到王子清面前,由于它的蹄子不够灵活,足足折腾两分钟,才打开锁住右臂的镣铐。

    将全部镣铐解开后,王子清扶着椅子站了起来,虚弱的说道:“小娜,我说过,如果你落在我手里,我会将这屈辱十倍、百倍、千倍的还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小娜站在原地无法移动,她面色惊恐的说道:“不要!我,我向你道歉!都是夏天禄让我这么做的!”

    “贱人!死不悔改!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去珍惜!今天就亲手杀了你,为小媛的父亲报仇!”

    “你,你想怎样?!”

    王子清从桌上拿起水果刀,虚弱的向小娜走去:“肺部受伤,窒息而亡的滋味很难受,我曾试过一次。虽然不及你对我折磨的万分之一,但我毕竟没那么变态,就用这方法对付你好了。”

    就在王子清准备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半仙儿拿着一把菜刀走了进来。

    王子清眉毛一皱:“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半仙儿看了看浑身伤痕,虚弱不堪的王子清,然后指着小娜说道:“我是来找她的,想让她跟我回家好好过日子。”

    “杨哥哥,救我!他要杀了我!”

    半仙儿没有看她,而是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面色复杂的说道:“我刚刚在外面全听到了,就是你把王子清折磨成这样的……他的左臂,是被你血液腐蚀成这样的吧?骨骼受损,这条胳膊算是废了一半,就算伤口愈合,以后也不敢用力。”

    王子清扶着桌子,虚弱的说道:“半仙儿,你明白就好,这女人的真面目你已经看到,现在我要杀了她,希望你不要插手。”

    “等一下再动手,行吗?”说完,半仙儿不等王子清回答,转身走了出去。

    小娜眼中露出绝望,看来杨博风不会救自己,想想也对,自己三番五次的骗他,又有什么资格被救?虽然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可惜始终是两条路上的人……

    王子清身体虚弱,扶着办公桌等候,虽然不知半仙儿出去干什么,但王子清还是决定给他个面子,暂不动手。

    羊驼很严肃的站在旁边,没有像往日一样欢快,因为它看出主人受了重伤。

    不多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切割机的响声,过了约有两分钟,半仙儿走了回来,将一只断臂扔在地上,而他的左臂已然消失不见!鲜血顺着伤口涌出来,洒了一地!半仙儿面色苍白的说道:“她伤了你一只手,我赔你一条胳膊。”

    用切割机活生生的切掉左臂,看着那血流如注的伤口,小娜泪水狂涌而出!他为了自己,竟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王子清面色复杂:“你这又是何苦?”

    “我以后没脸再见你,从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你跟我恩断义绝?!”看着地上的断臂,王子清一拳砸在桌子上,皱着眉毛低喝道:“滚!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这句话不知是对半仙儿喊的,还是对小娜喊的,但半仙儿却松了口气,面色又苍白几分。

    小娜的念力操控被解除,她跑到半仙儿身前,抱着他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嘀咕:“傻瓜,傻瓜…”

    半仙儿用仅存的右臂将她推开,同时说道:“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也别再去招惹王子清,他不是你能惹的人……”

    说完,半仙儿转身离去,背影落寞,鲜血洒了一路,看来他这次真的放下了。小娜愣了一下,捡起地上的断臂追了出去,没再看王子清一眼……

    ……………………

    为了情之一字,竟能下此狠心,生生将自己的左臂切断!

    如果他不这样做,王子清也不可能放人!小娜是个祸根,今日不除,或许还会有麻烦。但半仙儿自断一臂来求情,王子清又能说什么?

    “恩断义绝……你为了一个女杀手跟我恩断义绝。”王子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去。

    办公室外面是个工厂,只是工厂空无一人,只有些机床,角落放着一个切割机,上面沾满鲜血。

    走出工厂,炙热的阳光晒在身上,他缓缓走到路边,拦了个计程车。

    此时他浑身血迹,衣服破烂,一般人还真不敢停车。但这司机很好心,将车停下:“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快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上车后,王子清说道:“不去医院,先去如意小区,23栋。”

    “真不去医院?你这伤可不轻啊!”

    “不要紧,就去如意小区,血迹弄脏你的车子,我会赔钱给你。顺带问一句,到如意小区要多久?”

    中年司机想了想说道:“二十分钟吧,不过你着急的话,我可以开快点,15分钟。”

    王子清点点头,拿出手机,给合租的女警打了个电话:“喂?你在家吗?”

    “在啊,你跑到哪去了?昨晚都没回来,手机也打不通。”

    “先别问了,15分钟后,带五百块钱下楼付车费,我到家了就还你。”说完,他将电话挂断,靠在座椅上假寐起来……

    ……………………

    15分钟后,计程车停在如意小区,23号楼,1单元门口,关乐瑶正满脸不情愿的站在那里等候,可见到王子清的模样后,她瞳孔微缩,赶忙跑了过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把钱给这位司机师傅。”王子清虚弱的吩咐一声,向楼上走去。

    关乐瑶付完钱后,紧跟着跑了上去。上楼后,发现王子清脱掉上衣,正用湿毛巾擦拭伤口,他身上布满触目惊心的疤痕,而那些旧伤中,竟有好几处是子弹打出来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他左臂上那两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关乐瑶皱了皱眉:“你伤势太重了,去医院吧。”

    “不行,我会死在医院里的。”

    “到底是谁把你折磨成这样?黑帮吗?我去把他们抓起来!”

    王子清虚弱的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还是省省吧,我的敌人是五级变异人。如果牵扯进来,你会没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