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变之镯

第一卷 哥!我真是变异人! 第二百二十一节 鲁一发之死

    “对不起王大哥,我把人跟丢了。”羊元吉自责的说道。他早已拿钱打发了女孩,此时正在向王子清道歉。

    “元吉,不用自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把人跟丢了,但我却发现了他的老巢。”

    羊元吉面露惊讶:“你是说……”

    王子清点点头,打开车门说道:“上车,我们回去。”

    “王大哥,我们不追吗?”

    王子清双眼微眯,通过视觉共享,他看到一些阴谋。如果现在追上去,就无法将计就计了。

    ……………………

    回到宾馆后。王子清吩咐道:“元吉,我要回房间休息一下,吃午饭的时候不用叫我。你自由活动吧,出去的话小心一些。”叨叉肠才。

    说完,他便回到房间,闭上眼睛,专心和肥鸽视觉共享,此时他和肥鸽相距十公里以上,即便王子清的念动力达到四级,也仍然感觉很吃力……

    不得不说,肥鸽虽然没有战斗能力,但隐身偷窥却让人防不胜防!只要距离不是太近,就连感知型变异人也无法察觉!

    在屋里坐了一整天。直到晚饭的时候他才下楼。到了饭店,发现鲁一发正在辩解着什么。

    见到他后,鲁一发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赶忙说道:“老弟你来评评理,中午的时候,少锋说让我去买吃的,还说不用着急,他不是很饿。然后我就晚回去一小会儿,少锋就开始埋怨我。”

    “哦?你真的只是晚回去一小会儿?”

    鲁一发这才结结巴巴的答道:“中,中午出去。晚上回来的。主要是商场童装打折,我情不自禁,就给儿子买了几件。”

    王子清微微皱起眉毛,对此感到十分不满,说道:“让你们一组,是叫你们相互配合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少锋,你有什么发现?”

    李少锋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事情不便开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子清追问道。

    李少锋犹豫了一会儿,仿佛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他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给众人看。照片上,鲁一发正色眯眯的和一个漂亮女子说笑,而那女子正是第一辖区的副执事之一,刘沐幽。

    王子清面色阴沉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女人找我问路,怎么了?”鲁一发理直气壮的反问道,看起来好像很生气。

    王子清又将目光望向李少锋:“看这照片的背景应该是在商场,你怎么会在那里?难不成是特地去监视鲁一发的?”

    “不是,因为他走了太久,我就给他打电话,可他手机却关机了,我怕他出什么意外,所以就去找他,结果却偶然发现了这一幕,恐怕他和那女人交谈已经不是一两分钟了。”

    鲁一发没有狡辩,算是默认了。

    王子清皱了会儿眉,说道:“我不想纠结这个问题,鲁一发,你好自为之。”

    鲁一发把筷子扔到地上:“你们今天都犯什么毛病?全来针对我,难道我会和四叶草勾结不成?”说完,他愤怒的走出饭店,看样子气的不轻。

    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李少锋微叹口气:“我也想给他留点面子,毕竟大伯对我有三年教育之恩,可就怕他真的和四叶草勾结,对我们不利。”

    “可是,鲁大哥不像那种人啊。”羊元吉还是那么天真,不愿相信鲁一发是坏蛋。

    王子清面色恢复平静,倒了杯热水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少峰,麻烦你明天盯紧鲁一发,看他是否与四叶草有染。”

    “我尽量,可他如果真想走,凭他的隐身能力,我也拦不住。”

    “不要紧,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我和元吉会立刻赶过去的……”

    ……………………

    次日上午,八点。

    王子清二人正要出去搜集情报,可刚走到宾馆大厅,就被人拦了下来,分别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青年,中年拿出警察证说道:“便衣,想问你们一些事情,方便吗?”

    “我说不方便你就不问了?”王子清反问道。

    “你怎么说话呢?小心我告你妨碍公务。”年轻便衣不满的说道。

    王子清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抬起手腕晃了晃手表说道:“有什么话快问,我赶时间。”

    中年从兜里掏出几张照片说道:“作为变异人,你们应该清楚,不能在公共场合引起骚乱。但你们昨天非但在写字楼召唤猛兽,更将猛兽骑到街上,已经触犯了法律。”

    王子清又不是三岁小孩,怎可能被这几句话吓住?他抱着肩膀问道:“你查过我的档案?”

    “不错。”

    “那就奇怪了。”王子清露出疑惑的神色:“我的档案很特殊,就算省长都没权限查询,而且只要你一查,上面就会打来电话,告诉你别管我的闲事,难道你没接到电话?还是说,你们根本就不是警察?”

    中年面色一变:“这话可不能乱说,冒充警务人员可是重罪。”

    “那就说出你们的真正身份。”王子清目光炯炯的回道。

    中年警察感到十分棘手,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他那一套根本不管用!但毕竟做了几十年警察,察言观色的本领很到家,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不能得罪,至于妹夫委托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原来,昨天他妹夫开车撞了人,原因是看到有人骑着巨狼在街上狂奔,一分心就酿成车祸,幸好没出人命。可妹夫的车没上保险,医疗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就拜托姐夫找到昨天那个变异人,让其出钱赔偿。

    他也欣然答应下来,虽说对方是变异人,但却是两个毛头小子,只要拿出法律恐吓一下,估计是手到擒来……可却没想到人家软硬不吃,而且还反将他一军。

    “我要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们。”对于王子清的态度,青年表示不满,直接拿出手铐说道:“跟我回局里做笔录,你们自己走,还是带上手铐再走?”

    青年完全不知道,其实这是中年警察的私事,他是无意中被卷进来的。

    “好啊,那就跟你们回去做笔录。”王子清表现的很配合,不过忽然话锋一转:“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和四叶草有染,你们身上这身警服可就保不住了。”

    “什么四叶草?少废话,走!”

    中年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这青年去年刚从警校毕业,正义感十足,自己说了几句话就骗他同行,目的只想壮壮士气,没想到他却把对方抓进警局!这下可麻烦了!如果被上面知道滥用职权,肯定会受到处分!

    此时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将王子清、羊元吉二人带回警局。

    ……………………

    在警局里审问了三个小时……当然,被审问的并非王子清二人,而是那两个警察。中年警察老实交待了事情经过,由于滥用职权,受到了降职处分。要不是王子清不想追究,他那身警服就保不住了。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局长满脸恭维的说道:“王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不如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多谢局长美意,我还有其他……”

    还没说完,王子清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诺基亚1100一看,发现是李少锋打来的电话,按下接听键,他问道:“喂?少峰,有事吗?”

    电话那边,李少锋喘着粗气说道:“出事了,鲁一发死了。”

    “你说什么?!”王子清面色一变,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降低几分:“到底怎么回事?”

    “鲁一发要杀我,联合四叶草的人给我设了陷阱,想在一个仓库里把我炸死。可没想到对方想连鲁一发也杀掉,爆炸的一瞬间我逃了出来,可却没时间再去救鲁一发,他被炸成碎片了……另外,他们说已经绑架了你女朋友。我被爆炸碎片插进了内脏,快来救我。”

    王子清眉头紧皱:“你在哪?”

    “不清楚,我当时被迷惑了,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只能看到附近全是仓库,还有三个大烟囱。”

    王子清将这些特点告诉了警察局长,局长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朋友在哪!上车,我带你过去!小陈,把你们队里人全叫上,带枪,出警!”

    警车上,王子清面色十分焦急,无法保持淡定。因为刚才李少锋说,四叶草绑架了他女朋友。

    ‘女朋友,多半指的是柳馨媛小姑娘,果不其然,此时她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关机。要知道,她的手机平时是绝不会关机的,而且昨晚还通过电话,如此看来,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鲁大哥真的死了吗?”羊元吉面色复杂的问道。

    王子清揉着眼睛,眉头紧锁:“应该是死了,李少锋说他与四叶草勾结,我女朋友也被抓去做人质了。我现在心情很差,你别说话,让我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