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卷 第四千七百四十九章:追踪

    我捡起了两把古剑,往这两把神剑上注入法力,结果一瞬间阴阳属性的发力立即就给这两把古剑抽了去,随后古剑如同活了起来,疯狂的想要从我手中逃出!

    我也是经验丰富之辈了,一般的仙家肯定会在这个时候加强力量夺回这两把剑,但我却背道而驰,瞬间打落了两把剑!

    这两把剑还打算飞窜而起,但给我的纳灵法瞬息就把力量全都收回一空!

    这一幕让李听澜和魏双看到,也是目光凝聚在了古剑上,但我并没有给这两把古剑继续表现的机会,抽干力量后,直接贴上了几张封锁力量进入的封条,随后就收入了袖里乾坤。

    “这两把剑是神剑仙门当时为了能领悟阴剑体和阳剑体的仙家准备的,结果这两位唯一能够独立使用一种阴剑体和阳剑体的仙家,却在围剿白发魔童的时候给打死了,至此这两把剑就成了这魔童之物,这些年来一直肆虐神剑仙门,想不到今日居然落到了妘小友手中,可谓是断了魔童一臂了。”李听澜羡慕的说道。

    “哼,这两把剑什么用都没有,对于我们,根本算不上什么神剑,若是真的好剑,刚才早就飞走了,毕竟是没有阴阳之力,连驱动它们都不可能,这是两把自会吸收主人力量,却不会自我恢复能量的彻头彻尾魔剑!而且就算没有这两把剑,魔童还不是一样难对付!”魏双却持有反对意见。

    “魏双,够了,若是能够领悟阴阳剑体,将阴阳力量发挥出来,那这两把剑却是绝世好剑,因为这两把剑的材料,皆是用我们这一界两极材料锻造而成,当时我记得娘说差点因此让这一界陷入万劫不复呢。”李听澜叹道。

    魏双也不敢再抬杠了,这要是惹得自家小姐生气,以后他也没机会了。

    我没有吱声,反正剑都在我手中了,我想要怎么用不行?

    “妘小友,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李听澜看向了我,她现在蓝精灵的状态越发变淡,可能是这场酣战下,让她消耗了不少法力,因此消化这湖水的力量后,导致了颜色暗淡了。

    我本来打算说点什么,但魏双却补充说道“当然是继续追踪这白发魔童,这小子肯定逃不远的。”

    李听澜看向了我,见我没反对,也点了点头,随后飘上了空中说道“先把大阵撤掉,然后我们立即去追踪魔童。”

    魏双应是,随后带着我们一路往魔童逃跑的方向飞去。

    这一路上飞行,李听澜看李稚儿始终黑着脸,也尴尬的说道“稚儿妹妹,魏双也只是对部落关心则切,若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稚儿妹妹多多见谅,当然,还有妘牧小友,也请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上,我想接下来还要去夺取阴剑体残卷,大家都把今晚的事情忘了,之后才能更好的处理此事不是?”

    “要不是他,今天阴剑体也早就拿到了!还需要等到以后么?”李稚儿气呼呼的说道,她也是大小姐的性子习惯了,让她什么都不说,她会很难受的。

    “你说什么?!”魏双瞪了一眼李稚儿,脸色阴霾下来“别以为你们是族中客人就能够说我什么,你们也不想想,要不是有我们的大阵,有我们提供的信息,你们能靠近这白发魔童?又能够得知他会吐出残卷这件事?你知不知道这是我们部族用多少条命换来的消息?现在你们夺走了残卷,是不是过分了点?”

    李稚儿给这么一呛,气得也是秀目瞪大,说道“你屡次三番横加制止妘牧夺取残卷,难道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么?也差点害的大家都出了事!”

    “这小子用剑气轰我们,伤了我且不说,把听澜陷入危险境地!难不成还有理了?”魏双怒道。

    “你先对妘牧动手在前,妘牧看到事无转机,才用一剑控在后!要不是这样,这魔童早就夺回了阳剑体残卷了!”李稚儿气得快哭了,估计还没这么觉得委屈想哭的。

    魏双还打算再继续吵下去,但李听澜已经拦在了我们一伙人的中间,说道“都消停下吧,此事再也不提了,这件事确实是我们队伍里面的内讧,我承认我没办法成为一个合格队长,既然如此,就再选一个队长,等再一次狙击魔童,全员全都听命新队长,不得有任何的不满和怨言,如此可否?”

    李稚儿这才点头,说道“好,重选队长!否则此事干脆不如作罢!”

    “那我来当这个队长!我保证听我的,这次一定能夺下阴剑体残卷!”魏双立马毛遂自荐,但谁不知道这小子就是想要取得控制权,随后夺到残卷后据为己有?

    “你不能当队长!”李稚儿气道。

    魏双气得咬牙,但李听澜很快拦住了他继续说话,而是问李稚儿道“稚儿妹妹,那这个队长由你来当如何?”

    “不用,妘牧来当这队长好了。”李稚儿毫不犹豫就说道。

    “妘小友?”李听澜看向了我,而魏双连忙说道“不行!他不过是摩天境的实力,连顶天境都没有!我不同意!”

    “要不稚儿妹妹,你来当这个队长如何?这样我们大家都比较能接受。”李听澜叹了口气。

    李稚儿却说道“就算是我下令,也是妘牧的主意,又何必经由我口?”

    “这……”李听澜想了想,只能是默默点头了。

    但魏双却完全不答应这条件,咬牙说道“那拿到了阴剑体残卷,必须交给我们部族,否则此事行不通!”

    “呵呵,给你们部族轮看一眼可以,但残卷如是我所夺,你们想要我是不会给你们的。”我冷笑说道。

    “你!那此事作罢吧!”魏双气得脸色发青。

    我一摊手,说道“那就作罢吧,两位可先回部族等着,我拿到了阴剑体残卷就自会回去,当然,之后想要看残卷,是想都别想的事情。”

    “你说什么?”魏双瞠目结舌,包括李听澜也惊道“难不成你不打算追踪白发魔童了?只有我们能够追踪到他的行踪……”

    “呵呵,蓝精灵,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刚才战斗中,我早就给这小子下了追踪蛊,现在他去哪我都了如指掌,所看到的一切,我都能够看到。”我笑道。

    李稚儿面露喜悦,一副就知道我不简单的表情,看着魏双和李听澜的时候,她也仿佛扬眉吐气了。

    “你……你没有我们,如何对付这魔童!?”魏双仍然不肯相信。

    “就这么对付,反正你们可以不跟来,我也能够解决他,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去对付魔童,不过我们绝对是会袖手旁观的。”我冷笑道。

    李听澜也有些无语了,这次算是给我玩弄掌骨之间了,只能咬牙说道“我们去帮忙,但若是以我们之力夺取了阴剑体残卷怎么办?”

    “你们不会有机会夺取残卷,因为如果听我的。你们都要在外面看门,要是我拿到了残卷,还能给你们看一眼,但若是不顾一切进来捣乱,那就别怪我立即抽身,之后自己去动手了,而且也别说我不提醒你们,凭借你们俩的能力,别说拿不下魔童,恐怕还有生命危险。”我并不打算给李听澜面子,这个时候她的面子不值钱。

    她为了部族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要知道能在神剑仙门的围剿中活下来的异仙人都不简单,内心早就不属于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