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踪迹全无

    “好!”

    石穿空点了点头,随即在原地盘膝坐了下来,将那枚兽核擦拭干净后,深吸了一口气,将之吞入了腹中,闭上了双目。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眉头微皱的说道:

    “厉兄,你应该也是将这兽核如此吞下去的吧?怎么到了我这里,好像没什么明显感觉呀。”

    “方才你那枚兽核比之前那两枚的可差了许多,如此看来,这些异兽越是凶悍,吞噬的其他兽类越是多,体内结出的兽核就越大,而存活时间越长,体内兽核蕴含的星辰之力也就越浓郁,或许对于开辟玄窍一事的助益也就越大。”韩立略一沉吟后,如此分析道。

    “我也觉得应该是这个道理。只是看这岛上的样子,似乎像那头长尾巨蜥和黑色蚰蜒,应该就是这岛上最强的两头异兽了。”石穿空回身扫了一眼身后平原和山梁,开口说道。

    “无妨,现在我们赶路要紧,日后有的是机会,到时候再行尝试就是了。”韩立点点头,说道。

    “好!要是路上再有什么厉害的异兽不长眼睛,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石穿空搓了搓手,笑嘻嘻的说道。

    两人闲聊一阵后,没再继续尝试,就各自休息去了。

    次日清晨。

    小岛边缘,韩立骑乘着那只浮行鸟,从百步之外开始加速,朝着黑雾区域急冲而去。

    “砰砰砰”

    浮行鸟每一步跨出,脚下就有一声爆鸣响起,激荡起一阵烟尘。

    其身形越跑越快,步伐越迈越大,一直冲至小岛边缘,身形骤然凌空一跃而起,一下子窜到了黑雾区域的上空,两只巨大羽翼,“扑棱”一声伸展了开来。

    同时一股远胜先前的压迫之力,充斥了四周整个虚空,并有越来越大的惊人趋势。

    只见浮行鸟脚下气穴中,不断有气团喷出,双翼更是不断挥舞,身形艰难地朝前飞掠而去。

    在这区域上空穿行本就不易,背上又负载着一个韩立,这头浮行鸟的身形明显比昨晚飞来的时候低矮了许多,几乎是贴着黑雾向前挪行的。

    韩立身子紧贴着它的脊背,尽可能的将自己藏在浮行鸟的羽翼之下,眼睛紧盯着前方,身上肌肉紧绷着,生怕出了什么变故。

    好在两座岛屿之间的距离,比他们昨晚估计的还要短些,且浮行鸟显然已往返不知多少次,早已驾轻就熟,很快就带着韩立飞临到了对岸的另一座岛屿上,飞落了下去。

    刚一登岛,韩立从浮行鸟的脊背上翻身而下,身形就向下微微一坠,只觉得压在身上的那股空间重压之力,变得越发强大了起来。

    他口中轻吐出了一口气,略微适应了片刻,才抬手一拍身旁的浮行鸟,令其飞回了另一边,去将石穿空和蟹道人分别接了过来。

    登岛之后,两人也都发现了岛上空间压力的变化,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座岛屿的面积比之前那座大上了不少,岛上的空间压力似乎也增重了许多。”石穿空开口说道。

    “的确如此。根据这种状况来看,这座岛上的异兽,只怕实力也更凶悍一些,我们接下来的路途,须得更加谨慎一些了。”韩立单手轻抚着浮行鸟的头颅,用凝重的口气说道。

    “这次多亏了这只小家伙。我们先去找找看之前那批浮行鸟是从何处飞来的,再捕捉上两头,我们骑乘着它们速度也能更快些,也能快些找到囚徒遗民,好打探紫灵道友的消息。”石穿空看了在韩立身旁趴伏着身子的浮行鸟一眼,提议道。

    “方才我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数十里外有一片峡谷,昨夜那些浮行鸟就在那边。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韩立点头说道。

    约莫半日后,三人各自乘骑着一只浮行鸟,从峡谷之中冲出,在数百只浮行鸟的追逐下,朝着岛屿中央狂奔而去。

    ……

    时间一晃,过去两月有余。

    一片地势起伏的嶙峋山地间,三只浮行鸟凑在一起,在地面上啄食不停。

    距离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下方,两头足有白丈高,身上覆盖有青灰鳞甲的尖齿巨象,躺倒在石间空隙中,嘴角躺着血迹,已经气绝而亡了。

    在其头顶正中,各自开着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里面的兽核已经被人掏空了。

    巨石之上,韩立与石穿空相隔数步,背对而坐,两人身上皆有玄窍亮起,周身笼着一层光芒。

    蟹道人则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眺望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闭目而坐的韩立两人,一先一后睁开了双眼,转过身来相视一笑。

    “经过这段时间的尝试,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些鳞兽体内的晶核的确能够增长体内的星辰之力,有助于修炼肉身,但却还不足以激发玄窍的开辟。”韩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即便如此,这些日子吞食了这么多兽核,裨益之处还是很明显的,我们对这方天地空间压力的耐受程度,明显提升了不少。没想到此番随厉兄同来积鳞空境,还能有此般境遇,若能在此不断捕杀吞噬兽核,可是比外界苦修要快的多了。”石穿空笑着说道。

    “只要再多吞食一些兽核,体魄便会更加强健一些,等之后登上面积更大的陆地时,也就能够从容应对了。”韩立点头说道。

    “厉道友,那群鳞甲巨蝎又追上来了,看那速度,不过三十息的功夫,就能追到这边了。”这时,蟹道人忽然出声提醒道。

    “阴魂不散的玩意儿,若非数量太多,兽核又没什么价值,早该给它们一锅端了。”石穿空轻啐了一口,有些厌恶道。

    “不用理会,马上也就要到下一个块陆地了,它们也追不上来。好了,咱们也出发吧。”韩立笑了笑,说道。

    说罢,三人便重新乘骑上了那三只浮行鸟,在山地之间狂奔起来。

    ……

    数月之后的一日清晨。

    一片大地呈现红褐色的戈壁荒野边缘,一头形似豺狼却无毛生鳞的黑色异兽,正在撕咬着一头已经死去多日的巨蜥身上的腐肉。

    其忽然双耳一耸,警惕地抬起头,朝着荒野边缘外的迷蒙雾气中望了过去。

    只见迷雾之中,一道巨大的阴影正穿过重重迷障,朝着这边而来。

    豺狼鳞兽见状,连忙向后退开近百丈,又扭过头望向这边。

    “哞……”

    伴随着一声低沉厚重的低吼之声响起,一头体型高达十数丈的青黑色巨龟,从黑雾之中浮游而来,缓缓落在了戈壁岸边。

    只见那巨**颅好似青牛,背上龟甲纹路奇特,上面泛着一层十分特殊的光泽,在清晨的阳光下,反射着点点青绿光芒。

    而在那巨龟背上,还站着三名男子,为首一人身着青袍,容貌普通,在其身旁的一人则是一袭紫衣,头发雪白,容貌俊朗不凡,比前一人胜过太多。

    两人身后,则还有一名道士装束的男子,神色漠然地扫视四周,正与那头豺狼鳞兽对视了一眼,后者目光微微一缩,彻底舍弃了那具腐尸,掉头跑远了。

    这龟背上的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立,石穿空和蟹道人。

    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离开了灰鳞岛群的范围,登上了这片褐谷大陆。

    在这期间,他们赶路时虽然尽量避开一些散发强大气息的生灵所在,但小规模的鳞兽袭击仍遭遇了不下百次,而各种各样的大型鳞甲异兽的袭击也有十多次,不过其中大多数都是凭借着浮行鸟出众的奔袭能力,躲避了开来。

    但也有一些无法躲避的,就只能迎头而上了。

    在这当中,有两次交战颇为艰辛,一次是经过一番鏖战,他们将前来袭击的两头形似犰狳的巨型异兽尽数斩杀,收获了两枚婴儿拳头大小的兽核。

    而另一次则是损失惨重,三头浮行鸟全都被一头突然从地下窜出,身长足有百丈的鳞甲地龙给吞食了。

    那头畜生不仅体魄强悍无比,且生性凶残狡诈,一见形势不妙就立刻钻地,十分难缠。

    韩立他们也是与之周旋了足有小半个月,辗转出了其活动领地,才算是脱离了危险。

    之后三人步行跋涉了一个多月,才遇到了身下这头被韩立命名为“踏空龟”的异兽。

    此兽的龟甲之上不知是有何特殊之处,竟然如那浮行鸟一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免疫这方天地的重压,即使是在黑雾弥漫的区域,也能够如同仙界中的海龟一样,浮空而行。

    也正是凭借着此龟特殊的浮空虚游能力,韩立他们才能通过最后那座岛屿和这座大陆之间,相隔近千丈的黑雾虚空,到达这里。

    此刻,坐在龟背上的三人全都缄默无语,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因为全在默然承受着这片大陆上几乎暴增十倍以上的压力。

    如此重压之下,韩立都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五脏六腑像是全都挤在了一团,耳朵之中也不断传来阵阵若有若无的蜂鸣之声。

    石穿空身上已经浮现出了片片鳞甲,竟是现出了一部分魔族真身,来抵抗这股压力。

    相比之下,身为傀儡之身的蟹道人,虽然同样苦于重压,感官上却比他们两人好受一些。

    韩立神识外放探查着四周,到了这片大陆上,他的神识之力被压制得越发厉害,如今连探查七八十里范围内的动静,都显得颇为艰难。

    先前一路前来,并未遇到流放的囚徒遗民,也没有发现紫灵留下的任何踪迹,这让他心绪一直有些不宁。

    毕竟这处秘境比自己预想的要大上不少,且这里环境异常恶劣,一身修为在此地几乎无用武之地,唯有靠强悍的肉身才可以和四处潜伏着的各种异兽一较长短。

    紫灵被投入此地这么多年,也不知道现在究竟如何了?

    韩立正思量间,心神忽然一动,身下受他控制的踏空龟也就自觉地停下了脚步。